大佛顶首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浅释

            中天竺沙门般剌密谛译
          一九七五年一月十日宣化上人讲於台湾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金刚藏菩萨
    南无大势至菩萨
    大佛顶首楞严经
  「大佛顶首楞严经」:这七个字是《楞严经》的经题;「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是这一章的题目。《楞严经》这经题,因为限於时间的关系,所以在这一次讲经先不解释。因为单解释经题,一定要很久的时间才能解释完,那就简略讲一讲这「大佛顶首楞严」。
  这一部经其中有〈楞严咒〉,这〈楞严咒〉的「楞严」两个字,就翻译成「究竟坚固」。这一部经在中国来说是很重要的,所谓:
  成佛的法华,开慧的楞严。
  我也很愿意讲这《楞严经》和《法华经》。因为这两部经既能开智慧,又能成佛,所以不单我愿意讲,我希望每一个人都把它研究明白了,尤其是《楞严经》。
  讲到《楞严经》,在中国有一位智者大师,他在一生之中,只听见这部经的名字,他就想要读诵这一部经,就向印度天天叩头礼拜,希望见到这一部经。叩头礼拜了十八年,结果也没有见著这一部经。智者大师的智慧已经是出类拔萃,他的辩才已经是无碍了,但他还是恭敬礼拜这一部《楞严经》,可见这一部《楞严经》的重要性。
  有这一部《楞严经》在世上的时候,天魔外道就都不敢出现。这一部《楞严经》一没有的时候,天魔外道就会得便了。
  所以,现在有一些冒充佛学的专家,也说自己是研究佛法的学者,或者是某大学里头佛学系的教授,他们公然就提倡说《楞严经》是假的,是中国人伪造的。你们各位想一想,中国虽然是出过很多的圣人,但是我相信能造《楞严经》的这种圣人,还找不出来哪一个。所以我绝对相信这《楞严经》是真的,是正确的,是降伏天魔、制诸外道的一部经。因为〈楞严咒〉里边所说的,都是降伏天魔、制诸外道的,从一开始到终了,每一句都有它的妙处,都有它不可思议的力量。所以这《楞严经》就是鸟〈楞严咒〉而说的。
  有人把《楞严经》翻译成英文了,那是以前在香港翻译的。翻译成英文後,他就把设「楞严坛」这种仪规都删去了,把那一段经文也不要了,咒也不要了。他说西方人哪一个也不相信〈楞严咒〉,他们都不愿意诵持这个咒的,他们对於咒认为是迷信,不相信咒的这种功用。所以他把怎麽样「设坛」,和怎麽样修持「楞严大法」的部分都不要了。
  等我到了西方国家,我在美国亲身的经验,西方人很多很多都是欢喜诵持〈楞严咒〉的;不单欢喜诵持〈楞严咒〉,而且还都能背得出来。
  在金山圣寺我有一个徒弟,他早晨做早课随著诵〈楞严咒〉,晚间做晚课我们也诵持〈楞严咒〉,只早晚这麽念一念,念到二十六天,他能背得出来了。
  我在美国第一个考试,就是考〈楞严咒〉,谁会背〈楞严咒〉,谁就第一个考试及格;谁若不会〈楞严咒〉,就暂时不及格,我在那个暑假班是这样规定的。那麽,当时有一位是二十六天能背得出,有一位是二十八天能背得出。所以现在西方的佛教徒,认识〈楞严咒〉的人是很多的。
  我们各位应该想一想,这些冒充是佛学专家的,或者一些自命为学者的,或者是某大学里的教授,为廾麽他们要倡议《楞严经》是假的?就因为《楞严经》上所说的,都是在对治这些人的毛病,把他们本有的老毛病都说得清清楚楚的。好像其中的〈四种清净明诲〉,说得清清楚楚的,是不可毁犯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愿去掉自己的毛病,所以他们就提议说《楞严经》是中国人造的。
  这最初是谁说的呢?是日本人提议出来的。那日本人说是谁告诉他的呢?说是一个中国法师告诉他。说这《楞严经》是假的。我不知道这法师究竟懂不懂《楞严经》?这法师的名字不要提了,因为已经是很早的事情了。那麽就这麽样以讹传讹,说《楞严经》是假的。
  这就证明佛法没了,就是由佛教里边的人造出这种的谣言来,一点一点地就令人生一种怀疑;生了怀疑後,久而久之就狐疑不信了;因为狐疑不信,就会把这一部经置诸高阁;置诸高阁就等於是毁灭了一样的。所以你对这一部经也不研究了,他对这一部经也不发生兴趣了,久而久之,这样就毁没了。不是这经自己就没有字了,或者没有纸了,或者怎麽样的,而是人一点一点地就把它淡忘下来了。
  为什麽人要提倡这个?就是因为他不愿意守这规矩。经上又说,五十种阴魔有种种的神通,这都不算一回事。所以他想自己有一点神通的时候,就认为我如果有这个神通,也变成假的了。
  现在日本有一个同参,据说他有神通,用手一指,这蜡烛就著了,究竟是不是这样子?我还没有证实。我这一次十四号到日本去,或者见一见这个人,他在很早以前也希望见我,那麽我们去,大家可以互相交换一下意见。
  这《楞严经》和〈楞严咒〉的重要性是没有法子能说得完的,尽未来际也说不完它的这种妙用,所以说是不可思议。
  我今天再用我诚诚实实的这种心,来向你们各位坦坦白白地说一说这〈楞严咒〉的妙用。
  我过去在东北的时候,每逢遇著人有病,我就一定要令他这病好。我以什麽力量来令一切的人病好?就是这〈楞严咒〉的力量。
  这〈楞严咒〉其中有五部:
  东方是阿闪佛——金刚部
  南方是宝生佛——宝生部
  中央是毗卢遮那佛——佛部
  西方是阿弥陀佛——莲华部
  北方是成就佛——羯磨部
  东方是阿闪佛,阿闪佛就是金刚部;南方是宝生佛,就是宝生部;中央就是佛部;西方就是莲华部;北方就是羯磨部,共有这五部。这五部就是管理这世界五方的五大魔军,所以你一诵〈楞严咒〉,这五方的五大魔军就都俯首低头,老老实实,不敢违犯〈楞严咒〉的这种威力。
  〈楞严咒〉上有:
  一、息灾法
  二、降伏法
  三、增益法
  四、成就法
  五、勾召法
  「息灾法」,你一诵这〈楞严咒〉,一切的灾难都没有了。
  有「降伏法」,降伏法就是无论对方是什麽天魔外道,你一诵〈楞严咒〉,就能把魔的法力都给破了,把他降伏了。
  又有「增益法」,譬如你修道,能增益你的智慧,增益你的菩提心,增益你的愿力,一切一切都会增加,这叫增益法。
  有「成就法」,一诵这〈楞严咒〉,你无论修什麽法门都会成就的,这是一种。
  又有一种叫「勾召法」,这勾召法就是遇著天魔外道,你想要把他抓来的时候用。举个例子,就像世间的警察,把那犯罪的人抓来了;勾召法也就是无论是天魔也好,外道也好,你想要把他抓来,这一切的护法善神、天龙八部、八万四千金刚藏菩萨,即刻就能把他抓来,这是勾召法。
  〈楞严咒〉有五会,其中分出来有三十几部法。我在东北能对治一切人的病痛,都因为〈楞严咒〉的这种力量。可是这〈楞严咒〉不是随随便便人人都可以使用的,若使用也不是全面的,因为分出来有三十几部法。
  我这样说,那麽在美国有一些不懂佛法的教授,他们就想了:「噢!原来这个〈楞严咒〉是很多小咒凑到一起的。」你看讲出来这话,真是笑死人。他自己也不明白,就以教授这个科学的脑袋,来揣测〈楞严咒〉这种不可思议的情形。我听见这麽样的讲法,我觉得很可笑的。
  为什麽要讲这〈楞严咒〉?因为这一部《楞严经》就是为〈楞严咒〉而说的,如果没有〈楞严咒〉的话,根本就不会有《楞严经》。
  所以,翻译英文的这一位先生,他把〈楞严咒〉不要,把结坛这种仪规也都不翻译,这可以说就好像一个人没有了头似的。一个人没有了头,这有什麽用呢?所以在翻译经典上不能武断,不能用自己这小智小慧,或者以管窥天,以蠡测海,用自己这种知见来断章取义,妄加去取,对於经上这是不可以的。
  我们现在在金山圣寺也是翻译经典,凡是经上所有的,绝对是保留的,不会或者把头给砍去,或者把经的脚给剁去了。也不会像某某 professor(教授)翻译两足尊,他翻译成什麽呢?就翻译成两条腿。
  他说:「皈依佛,两条腿。」
  这种的翻译法也不能说是不对,但有多少是大相径庭了,与这经的本意是不相合的。因为这种关系,所以我们金山圣寺所翻译的这些经典都特别谨慎小心,不是随便就把经的某一段就取消了,那麽今天讲《楞严经》就顺便说一说这个意思。
  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
  「大」:什麽叫大?这是对小而言大,可是这个大是大而无外的大,没有再比它大的。这个「大」就是一个法的体,也就是我们众生的佛性。这是大而无外,小而无内,它是尽虚空遍法界的。
  所以才说大势至菩萨,一举手一投足,十方世界悉皆震动。他这种威势是很大的,所以叫「大势至」。因为他这力量最大,他一走起路,十方世界悉皆震动,就有这麽大的势力。那麽说:
  「是不是他常走路呢?」
  「你不要担心这个,大势至菩萨因为他一走路,十方世界常常震动,所以他就常在定中,不走路。可是他虽在定中,还能遍一切处ll他这光遍一切处,他这智慧遍一切处。」可是你不要又这样想:
  「噢!这大势至菩萨一定是个大老粗,一定是个很粗气的菩萨。要不然他走路怎麽会把这十方世界都给震动了?一定他这脚一迈步,就是很重的。」
  不是,这并不是他的脚迈步有重的力量,你不要用凡夫的知见来揣测圣人。这是他的威德能令十方世界都震动。他既然有这种威德,他也有能力令十方世界平安无事,不震动。所以他有这种力量,但是他不一定用这种权力,这是大势至菩萨。
  以上是「大势至」三个字的解释。
  「菩萨」:菩者,觉也;萨者,情也。就是觉有情。具足地说就叫菩提萨埵,梵语叫 Bodhisattva。这菩萨就是众生之中的一个觉悟者,又可以这麽讲,他也是一个觉悟众生者。
  怎麽样说是众生之中的觉悟者呢?他和你我现在这一切众生是一样的,不过他肯发菩提心,他能勇猛精进,行菩萨道,舍人所不能舍的,忍人所不能忍的,行人所不能行的,利益一切众生。他能利益一切众生,所以他就得到觉悟了,也就是我们众生之中的一个觉悟者。
  本来他和我们是一样的,不但菩萨和我们一样,就是佛——释迦牟尼佛——多生多劫在因地的时候,和你我现在一切的众生也都是一样的。你我现在一切众生就是未来的诸佛,所以佛看一切众生都是过去的父母,未来的诸佛,他是这样看的。因为这样,他看一切众生都是过去的父母,所以对每一个众生,他都要存一种孝顺心;看每一个众生都是未来的诸佛,所以他就要存一种恭敬心,这麽孝顺恭敬。所以对一切众生都平等,慈眼视众生,平等来看一切众生。所以这菩萨就是众生里边一个觉悟者,他又用他所觉悟的这种道理,来令一切众生都得到这种觉悟,都得到这种利益,所以这又叫自利利他,这是「菩萨」大概的解释。
  这个「念佛」:我们现在各位应该认识清楚一点,这〈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不是叫大势至菩萨自己来念佛,是大势至菩萨现身说法,告诉你我一切众生,说是:「我就是由这念佛的法门,而得到圆通。你若是依照这种方法去修行,你也可以得到圆通,他也可以得到圆通,所有一切众生都可以得到圆通。」
  所以这念佛并不是大势至菩萨自己来念,因为大势至菩萨已经念无所念,不念而念,念而无念了。他得到这个圆通,可算是一个念佛的过来人。所以就告诉你我一切众生:「你们各位知道吗?我是从念佛这一条路走过来的,我得到圆通的这种方法,现在传授给你,你也可以用这念佛的法门来得到圆通。」
  念佛有四种方法:
  一、持名念佛
  二、观像念佛
  三、观想念佛
  四、实相念佛
  一、持名念佛
  持名念佛,就是常常专持「南无阿弥陀佛」这六字洪名。我在台北遇著一个人,他是很狂的。我对他说念佛,他说:「念佛有什麽用啊?我念佛不如念念我自己。」
  我说:「那也一样,你念你自己,若能念成佛也可以的。」不过我们念佛,是因为阿弥陀佛在过去因地时,发了四十八愿。
  他在四十八愿之中说:「每一个众生,十方世界所有的众生,若是称我名号,他一定会成佛;如果他不成佛,我誓不取正觉的,我也不成佛。」
  藉著阿弥陀佛这种大弘誓愿,我们就好像乘著一艘船到对岸一样。阿弥陀佛的愿力,是他过去和我们所有十方众生签的合同、签的条约。所以,我们如果念佛不生极乐世界的话,阿弥陀佛也没有成佛的资格。因为这种关系,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深信切愿来实行念佛法门。
  这念佛是最简单、最圆融,是最捷径的一个法门。也不需要很多时间,又不需要金钱。老年人也可以念佛,青年人也可以念佛,壮年人也可以念佛,有病的人也可以念佛,无病的人也可以念佛。这念佛法门是:
  三根普被,利钝兼收。
  三根,就是上、中、下,也就是有智慧的人、普通人和愚痴的人,都可以念佛生到极乐世界去。利钝兼收,无论你是最聪明的,犹如普贤菩萨、文殊师利菩萨,他们也一起发愿,愿意求生净土。还有最愚痴的人,乃至於畜生——鹦鹉、八哥,牠们念佛都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何况我们人为万物之灵,每一个人念佛都有希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因为有阿弥陀佛和我们签的条约、签的合同,他不能不算的。所以我们藉著这条约和合同的力量,决定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
  二、观像念佛
  观像念佛,观像就是请一尊阿弥陀佛的像,一面念佛,一面观想阿弥陀佛相好庄严,尤其两目中间的白毫相光。常常观像来念佛,这也很容易就得到念佛三昧,得到一心不乱。念佛主要就是要得到一心不乱,得到念佛三昧。你若得到念佛三昧了,那时候风也吹不透,雨也打不漏。你无论行、住、坐、卧,都在三昧之中,行也弥陀,坐也弥陀;行也佛,坐也佛。你在三昧中,智慧水就来灌溉你。你得到念佛三昧,一心不乱,一定会往生的。
  三、观想念佛
  观想念佛,观想就是单单那麽来观想,不需要佛像。观想「阿弥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无等伦,白毫宛转五须弥,绀目澄清四大海,光中化佛无数亿,化菩萨众亦无边,四十八愿度众生,九品咸令登彼岸。」观想这一首赞佛的偈颂,也会得到念佛三昧。
  四、实相念佛
  实相念佛,这就是念而无念,无念而念,这时候就是参禅。所以真正明白念佛的人,不会反对参禅;真正明白参禅的人,也不会反对念佛。不但不会反对念佛,也不会反对教宗、密宗、律宗。禅、教、律、密、净,这是分而言之,有五宗;合而言之,一宗也不立,一宗也没有,都是大家互相帮助的,哪一宗和哪一宗都有相当的关系。
  我们众生不要自生分别,在这头上来安一个头,说:「禅宗就是禅宗,密宗就是密宗,各不相关。」不是的!它本来都是一个的,本来没有这麽多分别的,就是我们众生欢喜没有事情要找一件事情来干,所以把它分出这一宗、那一宗;南一宗、北一宗;东一宗、西一宗;上一宗、下一宗,不知道哪一宗是我那一宗,也不知道哪一宗是你那一宗了。
  所以在美国常常有人问我:「你是哪一宗啊?」
  我说:「没有宗。我若有一个宗,那就有一个界限了;我没有一个宗,尽虚空遍法界都是我的,都在我这里边包著,我为什麽要自己画一个小范围,立一个小的界限,说我是哪一宗。我是整个儿佛教的,没有宗、没有派;也没有门,也没有户,我和哪一个都是一个。」我常常这样说:
    真认自己错,莫论他人非;
    他非即我非,同体名大悲。
  「真认自己错」,要真认自己的错。「莫论他人非」,不论旁人的对、不对。「他非即我非」,旁人的不对就是我的不对,就和我自己不对是一样的,我应该想法子改过自新才对,我不应该总挂到口头上说:「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这有什麽用呢?所以「同体名大悲」,大家都是一体,这就是大悲心。你到什麽地方找大悲心?大悲心就是要你自己把它找来,不要向外驰求。
  那麽念佛,你实相念佛就是参禅呢!所以各位善知识,不要做释迦牟尼佛一个不孝顺的弟子,我们不要常常自己捣乱,自己骨肉残伤,自己给自己麻烦,这是我对现代佛教的期望。
  今天时间已经不等著我们各位了,它说你们都应该休息睡觉罗!明天还有工作,还有事情干,所以也不要太过精进了。希望各位回到家里,睡不著觉的时候,多念几声,佛,愿各位都得到一个很愉快的晚安。
  ※        ※ ※
  我们现在再念一念这皈依十方常住三宝:
  南无常住十方佛
  南无常住十方法
  南无常住十方僧
  《大宝积经》上说,在末法,一亿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在末法时代修行,不容易得到道,唯独依照这念佛法门,就容易成就道业。
  大势至菩萨是西方三圣之一,西方的教主就是阿弥陀佛,观音、势至来帮助阿弥陀佛,接引众生,所以都提倡这念佛法门。
  我们念佛要能念到一心不乱,得到念佛三昧,这要怎麽样?首先要专一,你必须念兹在兹地常常持名念佛。所以我在二十多年以前,曾经说过这样一首偈颂,今天读给大家听一听。
          这偈颂就是:
      念佛能念无间断,口念弥陀打成片;
      杂念不生得三昧,往生净土定有盼。
      终日厌烦娑婆苦,才将红尘心念断;
      求生极乐意念重,放下染念归净念。
  「念佛能念无间断」,你念佛能念到无间断这个程度上。
  「口念弥陀打成片」,你口里常常念「南无阿弥陀佛」这六字洪名,念得风也吹不透了,雨也打不漏了。这时候正是得到念佛三昧这种境界,所以叫口念弥陀打成片。
  「杂念不生得三昧」,你一切的杂念都不生了,所谓
      一念不生全体现,六根忽动被云遮。
  你能念到一念不生,什麽杂念也没有了,就得到念佛三昧了。
  你既然得到念佛三昧,那麽「往生净土定有盼」,你一定会有希望生到极乐世界去的。这是前边四句,後边四句是这样说的:
  「终日厌烦娑婆苦」,天天都觉得这娑婆是很苦恼的,极乐世界是很快乐的,所以说终日厌烦娑婆苦。
  「才将红尘心念断」,你因为厌苦,就想得乐,得乐必须把红尘这种思想,花花世界这种境界放下,所以说才将红尘心念断。
  「求生极乐意念重」,求生极乐世界这种的心意很要紧的,很重要的。
  「放下染念归净念」,你能把这染污的念头放下了,就是净土成熟的时候;你若染污念头不放下,就得不到这种清净快乐,这种极乐世界的快乐。
  这八句偈颂虽然听得很浅显,但是你细玩其味,对於念佛法门上,是很有帮助的。
  大势至菩萨得到念佛的「圆通」:圆,是圆融无碍;通,是通达。既圆融又通达,这圆融无碍就是念佛念得圆满了,念得成就了。也就是证得事和理都圆融无碍了,事也无碍,理也无碍。到这个境界,就叫圆通。
  「章」:就是《楞严经》中〈二十五圆通〉的一章。这〈二十五圆通〉,各位若想知道的话,就要研究研究《楞严经》。
  中天竺沙门般剌密谛译
  「中天竺」:是印度的一个国家。印度有东、西、南、北、中五印度,其中有很多的国家,这般剌密谛是中天竺的人。
  「沙门」:是梵语,翻译成中文叫「勤息」,就是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勤修就是不懒惰、不退转,你时时刻刻都要精进勇猛,向前去迈进,不要向後退,不要懒惰。这不懒惰,不是一天不懒惰,是要天天不懒惰;不是我今天精进,明天就懈怠了。我一天精进,十天懈怠,那不算的。你要生生世世都精进,生生世世都殷勤来持戒。
  这戒就是:
  诸恶不作,众善奉行。
  你诸恶不作,也就是众善奉行;你能众善奉行,也就是诸恶不作了。所以持戒要精严,「严净毘尼,弘范三界」,要以身作则,来给众生做一个好的仪范,好的榜样。这是持戒。
  又要修定,定是一种禅定的功夫。禅定必须要常常修,才有定。由戒就生定,你若是想要得定,首先必须要持戒;你若不持戒,就很散乱的,不会有定;你若没有定,就没有慧,所以由定发慧,这叫三无漏学。你能勤修戒定慧,就能超出三界;息灭贪瞋痴,就不堕落三恶道。
  我们人为什麽从无量劫以来到现在没有成佛?依然还是众生?依然还在六道轮回里转来转去?就因为贪瞋痴这三毒把我们都醉得不能觉悟。我们被贪瞋痴这三毒,毒得迷迷糊糊,颠颠倒倒,不能逆生死流,只能顺凡夫这六尘流。由无量劫以来,就因为贪瞋痴,把我们自性的光明都给遮盖住了。
  贪,是贪而无厌;瞋,是贪不来,你就瞋了。你因为贪得无厌,得不到时,就生了一种瞋恨;生瞋恨以後就会走到愚痴的境界上,走到这愚痴的路线上。这瞋就是一种无明火,所谓无明就是有脾气,一发无明火,就发大脾气了。
  为什麽你有无明呢?就因为前生造的罪业太重了,所以有这麽几句俗话说:「无明火犹如老虎神,这是前生罪业根。」无明火是前生罪业的根本,这老虎神我们不管牠了,我们讲讲这愚痴。
  怎麽叫愚痴呢?这愚痴的人他尽打痴心妄想。好像那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就是愚痴。你这蛤蟆怎麽可以吃到天鹅的肉呢?还有人没有读书,他想要得一个博士的学位,想冒充学者附庸风雅,过一过博士的瘾。这不读书怎麽会得到博士呢?这就是愚痴。还有人也没有买彩票,就想中头彩,无本想生利,这不是愚痴是什麽?自己也没有种地,到秋天的时候,看人家收谷,他也想去收谷,这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胡大川所写的〈幻想诗〉说得很好,这是给愚痴的人一个写照,他怎麽说呢?他说愚痴的人是这麽想的:
      好花常令朝朝艳,明月何妨夜夜圆;
      大地有泉皆化酒,长林无树不摇钱。
  「好花常令朝朝艳」,贪美色的人,他就想这花最好天天都是这麽美丽,没有凋谢的时候。所以就想好花常令朝朝艳,天天这花都开得这麽新鲜,这麽美丽。甚至於自己的太太可以总也不老,总是那麽年轻,这多好呢!这贪色的人就这样想。
  那麽好游玩的人,他就想了,想什麽呢?他想「明月何妨夜夜圆」,明月在十五是圆的,过了十五就少一点,一天比一天就不圆了。欢喜在月光下赏月的人就想:「月光若天天晚间都是这麽圆,这有多好!」
  爱喝酒的人,因为现在酒也很贵的,去买酒就要用不少钱,他就想了:「我天天要喝酒,最好就是『大地有泉皆化酒』,所有这大地有水池的地方,都变成酒池,我如果想要喝酒,到了那地方也不用钱买,不用买醉,自己就自然会醉了,这多好呢!」他就有这麽愚痴的妄想。
  那麽财迷呢?他也打妄想了,他说:「这钱哪!现在都要做工才赚钱,如果所有的树林子都变成摇钱树,街上那树叶子都可以当钱来用,你说那有多好!我也不需要做工,想用钱的时候,到那儿晃一晃那树,就落下很多金的树叶子,拿起来就可当钱用了,这有多好呢!」
  你看看!以上所说这些都近乎愚痴的妄想,办不到的事情,他还要这样想。那麽这沙门呢?就没有这种痴心妄想,他一心修道。沙门有四种:
  一、胜道沙门:就是修道证果,入圣人的位了,这叫胜道沙门。
  二、说道沙门:讲经说法,教化众生,这个叫说道沙门。
  三、活道沙门:以法自活,以道自活,在佛教里他可以修道,又是发菩提心的。
  四、污道沙门:污,是染污,就是不持戒律,不修戒定慧,不息贪瞋痴的。他名虽然叫沙门,但是应该生大惭愧,应该很内疚的。
  沙门有这四种。
  「般剌密谛」:是译主的名字,这名字也是梵语,翻译成中文叫「极量」,就是他的量非常大,可以说是:
  性尽人己参天地,心同日月若阳春。
  可以说是「心包太虚,量周沙界」,所以叫极量。
  这一位沙门是很聪明、很有智慧的,他把《楞岩经》传到中国。本来《楞严经》是不容易传到外国的,他第一次带这一部经想要到中国来,被守关的检查出来,不准他带出来,也不准他出国了。第二次,他把这部《楞严经》以最细最薄的绢,用很小的字写出来。然後将自己臂肉厚的地方割开,把这经放到里边,然後又把皮黏到一起,或者敷上一点药膏之类的,就这样子把经带出来的。
  《楞严经》对中国人是很有大利益的,以前有很多祖师、出家人、在家人,都因为读诵《楞严经》而开悟了,过去有很多人得到《楞严经》的利益。所以他翻译《楞严经》,这对我们现在、未来都有很大的帮助。所以我们研究《楞严经》的人,应该知道这一位沙门的名字。
  这一位沙门是四种沙门的前三种,不属於最後一种。他是在唐朝的时候来的,武则天退位以後,他到了广州,「译」:在五月二十三日这一天开始翻译这一部经。
  《楞严经》对佛法、对佛教,是有大的作用、大的力量。所以我们研究佛法的人,一定要把《楞严经》的道理先懂了,先明白了。
  我们生在这时候,一定要护持这部经,不要令这部经没了。我们若不生在这时候,那就没有责任;我们正在这时代,绝对要用全副的力量来护持这一部经。
  这一部经的来源,据佛教历史考察,本来是在龙宫的。也是龙树菩萨在龙宫里看《龙藏》,看到这一部经的时候,他用记忆的力量把它记出来,所以世间上才有这部经。天竺国就视为至宝,不准流通到其他的国家。中国人因为和佛教有大因缘,才有这一位胜道沙门不惜身命把这一部经送到中国来。我们现在听这一部经的人,都应该向这一位沙门叩头顶礼,拜多少拜那随自己。
  智者大师没有见著这部经之前,已经向西方印度拜这一部经的名字,拜了十八年,可惜他还是没有看见这部经。我们现在这种因缘胜过智者大师,我们不用叩那麽多年的头,已经可以遇著这一部经,你想一想,我们的因缘岂不是超过智者大师呢?
  大势至法王子。与其同伦。五十二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
  「大势至」:就是这一位有大势力的菩萨,又名「无边光炽身菩萨」,他的光明遍照十方国土。「法王子」:佛是法王——法中之王。国有国王;天上有玉皇,就是天王;佛为法王,菩萨呢?就是法王的弟子,法王子也就是法王的弟子。所以说:
  佛为法王,於法自在。
  菩萨是学习佛法的,所以就是法王的弟子,这一位大势至菩萨是法王的弟子。
  不单他一个人,「与其同伦,五十二菩萨」:和他同伦,就是同样的、同类的。伦者,类也,就是和他一样的。虽说和他一样的,但这菩萨多少也有不同的,就是和他差不多的,因为有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这是五十个果位,加上等觉和妙觉,这是五十二位。五十二位菩萨是五十二个果位,这里边所包括的菩萨就有无量无边了。
  所以,与其同伦,五十二菩萨,「即从座起」:在说完了前边二十三圆通的时候,他们同时就从自己的座位站起来了。每一位菩萨都有他的座位,他有意见要发挥,想要说他所得的圆通,所以就从座而起了。从他自己所坐的位置站起来,这也就是表示:
      法不孤起,仗境方生;
      道不虚行,遇缘则应。
  从座而起,这也是一种表法,表示佛就要说这种法了;这菩萨也要陈述他所证得这种圆通的道理。
  「顶礼佛足」:这顶礼是五体投地,一心恭敬,那麽样来顶礼。在顶礼的时候,应该有一种观想。观想什麽呢?就说「能礼所礼性空寂」,能礼和所礼,性都是空寂的。「感应道交难思议」,虽然说是空寂,但是有一种感应道交、不可思议的境界现前。你礼拜哪一位菩萨,或者哪一位佛,都应该观想这一位佛或者菩萨。
  那麽大势至菩萨和他同来的伴侣——这些个菩萨的朋友,都向释迦牟尼佛来顶礼,五体投地顶礼佛足,行「接足礼」,以自己至尊的头叩到地下,用自己两手去接佛的两足,表示这是最恭敬的。
  「而白佛言」:对佛就说了。前边这几句经文,是结集经藏时所说的。
  我忆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无量光。十二如来。相继一劫。
  大势至菩萨就说了,「我忆往昔」:记得我在往昔,就是很久以前我初发心那时候。这初发心的菩萨不一定就成功,最要紧是在初发心以後,就念念不退转,才能成就佛果。如果你发菩萨心,然後又退失菩提心,那也就不能证佛果。你还能证佛果,那也是将来你再发菩提心的时候才能证。
  所以有这麽几句话,说:
      鱼子庵摩罗,菩萨初发心;
      三事因中多,及其结果少。
  鱼子,就是鱼生的子。有很多鱼子,但不一定个个鱼子都会变成鱼。庵摩罗果呢?这种树开的花很多,但是也不能结那麽多的果。初发心的菩萨也是,初发菩萨心的人很多,但真能证得菩萨果位的也是很少的。所以说:「鱼子庵摩罗,菩萨初发心,三事因中多,及其结果少。」
  这大势至菩萨没有退失菩提心,所以他记得往昔,也就是以前的事情。
  「恒河沙劫」:恒河是在印度的一条河,在佛说法处那个舍卫国的前边。人人都知道这一条河,所以佛说大数目的时候,都说恒河沙;那麽大势至菩萨也是用这名称来形容时间的长。劫,是梵语,叫「劫波」,此云「长时分」,此是一个最长的时间。
  「有佛出世」:那时候有一位佛出世,「名无量光」:这佛出世名叫无量光,还有无边光、无碍光、无称光...共十二个如来,所以说「十二如来」,「相继一劫」:在这一个大劫里边,就是相继一个大劫这麽长的时间。
  ※        ※ ※
  还有很少的时间,我讲一讲今天到大仙寺去,见这个「不是老和尚」,他是个年轻的和尚。
  这一位和尚是谁呢?就是「开禅不是老和尚」。我怎麽叫他不是老和尚呢?我看他就愿意做工,虽然八十多岁了,身体还是那麽健康,手的肉还没有瘦得皮包骨,肉还很多,大约还很有力量。所以我凭著对这位老和尚的印象,我给他起个名字叫「不是老和尚」,我希望他永远都不老。
  这一位老和尚很好玩的,可以说是有大智慧,辩才无碍,欢喜打机锋,欢喜当头棒喝。所以他就说了一首偈颂,这首偈颂说的是什麽呢?我今天念给大家听听。他说:
      水流平地本无声,地有高低而有声;
      大道无言周法界,因贪瞋痴而有争。
  他说出来後,就有人写了下来。然後我说:「这不是你说的,这是本来我早就知道的,我念给你听听,你都是在我这儿学来的。」
  我就念给他听,啊!他好像很惊奇的样子,等一等,他说「哦!那你早就会吗?」
  我说:「当然早就会了,不然怎麽会你一说,我就记得呢?」
  这样之後,我们两人谈话谈得很多。我临走时,在他所坐的椅子上坐一坐,在他床上也坐一坐。我说:「我不走了,你赶快走,你不能在这儿住了。」
  他说:「哦!我可以在外边。」
  「外边我也不准你住。」
  那麽他也很好玩的,我要走了三次,又回去三次,我说:「我就欢喜这个,你这个茅棚是世界第一的,不单世界第一,天上也没有,所以这回我一定要这茅棚,你赶快走好了。」我要迁他单,他也不走,结果我走了。
  我说:「我再回来,我就把你小茅棚给烧了,我看你在什麽地方住?」
  这是我们今天去吵了一架,但是也没有撵走这老和尚。我想把他撵到美国去,我说:「你赶快到美国去,不要在这地方住。」
  这是今天的一个经过,我向大家报告一下。
  其最後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譬如有人。一专为忆。一人专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见非见。二人相忆。二忆念深。如是乃至。从生至生。同於形影。不相乖异。
  「其最後佛,名超日月光」:大势至菩萨遇著这十二位如来,十二位如来就是无量光、无边光、无碍光、无对光、焰王光、清净光、欢喜光、智慧光、难思光、不断光、无称光,和超日月光这十二位如来。最初这一位的名字叫无量光,阿弥陀佛也叫无量光,但这十二位如来相继一劫,相信这是一位古弥陀。释迦牟尼佛有古释迦、今释迦;这一位无量光佛大约是古弥陀。那麽最後这一位佛叫超日月光,他的光明超过百千日月那麽样光明。
  「彼佛教我念佛三昧」:在无量光佛那时候开始,我就在因地修这念佛法门,乃至於最後的超日月光佛,这十二位如来,我都跟他们修习念佛的法门,所以说彼佛教我念佛三昧。彼佛,就是这十二位佛,因为大势至菩萨修这念佛法门,经过一个劫这麽长的时间,学习念佛三昧的法门。三昧是梵语,翻译成中文就是「正定」和「正受」。
  念佛法门是怎麽样修习呢?先举个譬喻来说,「譬如有人」:譬如说有两个人,「一专为忆,一人专忘」:这两个人或者是朋友,或者是父子,或者是有其他的亲戚关系。其中一个人就专心记忆另外一个人,譬如说甲他记忆这乙;可是乙呢?乙人专忘,他就不记忆这事情,专门忘记这事情。
  「如是二人」:像这样的两个人,甲善於记忆,乙善於忘记。这两个人「若逢不逢」:就是遇著了,也等於遇不著一样,因为甲专门记忆,乙就忘记。这能记忆的甲,若是看见善於忘记的乙,当然他会记得;可惜甲看不见乙。这既已忘记的人,就算见到记著他的这个人,他也忘了,不记得他或者是自己的父亲,或者是自己的朋友,或者是自己的亲戚。因为他善於忘——专忘,他不记得。不记得,所以就若逢不逢。
  「或见非见」:或见,或者有的时候见著;非见,也等於见不著一样的。因为有一个人不记得,有一个人记得,这也好像一个巴掌在虚空里拍不响,必须要两种因缘和合才可以,所以他们就是见著也等於不见一样的。
  「二人相忆」:譬如有两个人彼此互相记忆,互柏不忘。你记得我,我记得你,互相这麽挂著,互相都这麽想念著。甲也想乙,乙也想甲,二人相忆,「二忆念深」:这两人记忆很深刻的。像这样的两个人,彼此互相记忆著,「如是乃至从生至生」:这样的两个人互相记忆,你想念我,我想念你。这就譬如佛也想众生,众生也想佛。前面的一人专忆,那就是佛想念众生;一人专忘,就是众生不想著佛。佛虽然想念众生,众生不想佛,所以这光也就合不上。不合光,就不能有感应。
  那麽这两个人互相想念,佛也想念众生,众生也想念佛,这彼此想念都是很深刻、很诚挚的。如是二人,乃至从生至生,从今生到来生,或者生生世世,或者几个大劫也不相舍离。「同於形影」:两人相忆的这种情形,就好像我们人的身形和影子一样。身形也离不开影子,影子也离不开身形,互相不舍离,就像这样子。「不相乖异」:不会大家见不著的。
  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若子逃逝。虽忆何为。
  「十方如来」:这十方相信各位都知道了,就是东、西、南、北这四方,加上东南、西南、东北、西北这四隅,这是八方;再加上方、下方,这是十方。十方世界都有如来,都有佛。「怜念众生」:他们常常想念一切众生。「如母忆子」:就好像母亲想念儿子一样的情形,那种想念是纯真的,是出於至情至性的。
  「若子逃逝」:母亲想念儿子,这儿子可不想念母亲,就跑了,想要到外边去游玩。「虽忆何为」:这个儿子跑到外边,这个时候,母亲想念儿子,怎麽样想,他也不回来。
  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
  「子若忆母」:做儿子的若是也想念母亲,好像母亲想念儿子那样。「如母忆时」:像母亲那麽样至情至性地来想念儿子那种的心情。
  「母子历生,不相违远」:这时候母亲和儿子生生世世都不会互相违远了,都不会离开的,不会见不著的。
  这一段经文是说,我们众生若是念佛,也像佛念众生那麽样地真诚——那麽真、那麽诚,佛一定来接引我们众生的。可惜佛念我们众生,我们众生不念佛,忘了念佛,忘了想念佛了;也就好像那个母亲想儿子,单单母亲想儿子,这儿子不想母亲,所以就不容易见著。若是儿子也想母亲,那母子时时刻刻都不会离开的,不会互相违远,就是不会违背父母跑到外边去,不会跑的。就是我们众生若念佛,也很快就会回到常寂光净土,回到佛所住的地方。
  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不假方便。自得心开。
  「若众生心」:若,就是假设之词。假设众生心,这众生就包括你我他,过去的众生、现在的众生、未来的众生,都包括在内了。所以对这一句经文,你不要想这是其他的众生;你应该直下承当,就是自己,就是我这一个不成器的众生,就是我这一个没有出息的众生,就是我这一个不知道报佛恩的众生,就是我这一个把佛忘了的众生。你若自己这麽样一想,就应该生大惭愧,佛悲心切切来教化我,我塞耳不闻,我把耳朵堵上了,不听佛的教导,心里根本就没有佛的存在,没有一个「佛」字的存在。
  你们各位想一想,在台湾佛教盛行,或者人人都知道有佛,知道拜拜。但你向世界去看一看,不知道佛的人有多少?不知道拜拜的人有多少?就算知道有佛的人很多,知道拜拜的人也不少,但是这拜拜里头,又分出来有佛教的拜拜、外道的拜拜、旁门左道的拜拜,这里头都有的。所以我们现在不懂这念佛的法门,有的时候还叫旁人不要念佛,不要信佛,你说这是多颠倒呢!
  这念佛一句是不容易的,你不要以为那佛谁都会念,但是你若有业障障著你,你想念也念不出来。
  ※        ※ ※
  疯魔扫秦
  你们各位曾经看过戏,有一出戏叫「疯魔扫秦」,这是地藏王菩萨想去教化南宋的丞相秦桧。
  秦桧在往昔很孝顺父母的,因为他孝顺父母,有一些功德,所以今生就得了富贵。可是得了富贵,他就忘本了,不知道再继续以往的善根,而培植将来的善果。因为忘了,於是乎就造了很多罪业。
  地藏王菩萨和他大约也是老朋友的关系,所以就觉得这个人我应该度一度他。地藏王菩萨的愿力大,他就发心去度这秦桧。
  他怎麽样度秦桧呢?他预备在手心里写一个「佛」字给秦桧看,只要秦桧认识这个字,念一声,说这是一个「佛」字,那麽他就把秦桧所造的罪业都赦免,不究以往了,因为他说了一个「佛」字。地藏菩萨有这种善巧方便的方法去度秦桧,可是秦桧见著地藏王菩萨,也不生恭敬心。因他不生恭敬心,地藏王菩萨就用大威神力,用拂尘一扫,这麽一晃,秦桧自自然然就跪倒地下了,想要站起来也站不起来。地藏王菩萨就伸出一只手,问他说「你看看我手心里这是个什麽字?」
  秦桧一看就说了:「我中过状元,现在做的是宰相各国的文字我都认识,所有各国来的文字都要经过我的眼睛来看,何况这麽一个字呢?你以为这个字我不认识?我认识是认识,我就不给你念。」
  你看看!地藏王菩萨用慈悲心,只叫他读一个「佛」字,他也认识这个「佛」字,但是就不念出声音来,还说:「我认识是认识,我就不给你念。」结果他业障不消,还要堕地狱去,这足证明念佛是不容易的。
  ※        ※ ※
  这众生的心,你叫他一定来想念佛,这也是不容易的。所以才说假设,这经文只是假设之辞,假设就是或者。或者你这众生心,「忆佛念佛」:忆佛,忆就是想念於佛,忆念於佛,回忆於佛;念佛,你能想念佛,你心里想念,口里也就念佛了,现前当来,必定见佛。你忆佛、念佛,专一则灵,分驰则蔽。你心念专一了,念佛念得恳切至诚,水流也是念佛,风动也是念佛,念得一切声音都是「阿弥陀佛」,这叫忆佛念佛。
  「现前当来」:现前,就是你现生;当来,是将来,或者你来生。
  「必定见佛」:你一定能见著佛,因为佛的愿力,只要念佛的,佛一定要摄受他。所以「去佛不远」:你离佛已经不远了。
  「不假方便」:你不需要藉著种种的方便法门,来修持这念佛法门。念佛就是捷径中的捷径,方便中的方便,最圆顿、最简单、最容易的一个法门。所以不假方便,不用再另找一个方便法门了,这个念佛法门就是方便中的方便,是最好的。
  「自得心开」:心开就是觉悟了,就是你明白了,你豁然心开悟,豁然贯通了,豁然就得到这念佛三昧,所以自得心开。
  如染香人。身有香气。此则名曰。香光庄严。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无生忍。今於此界。摄念佛人。归於净土。
  「如染香人」:就好像身上有染香的人,「身有香气」:他身上就有一股香气。因为有香气,「此则名曰香光庄严」:这就可以给他起个名字叫香光庄严。「我本因地」:大势至菩萨自己称这无我之我,菩萨本来没有我,但是他对众生说法,所以说有我。我本因地,我本来在因地的时候,「以念佛心」:用念佛的这种心愿,「入无生忍」:得到无生法忍。
  「今於此界」:我现在在这世界,就是我们这娑婆世界,「摄念佛人」:我摄受一切念佛人。谁念佛,我就帮助谁;谁念佛,我就接引谁。只要他能念佛,我就接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所以摄念佛人,我摄受这念佛人。念佛的人就好像一块铁,我就好像一个吸铁石似的。你只要念佛,我就把你吸来,吸到极乐世界。
  摄念佛人「归於净土」:都同生到极乐世界,到阿弥陀佛那个常寂光净土里边去。
  佛问圆通。我无选择。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
  「佛问圆通」:在《楞严经》上,佛问所有的弟子,在听过十八界之後,认为哪一个法门是最圆融无碍、最圆满的,是最合自己根性的呢?所以大势至菩萨就说佛问圆通。在本经的前边,佛问各位弟子,哪一个得到哪一种法门,成就了他的圆通道果。
  现在大势至菩萨就说「我无选择」:我没有怎麽样子来选释,看看哪一个法门是第一?是圆通?可是我自己觉得就是这念佛法门是都摄六根的,你能:
  一念弥陀一念佛,念念弥陀念念佛。
  你以念佛的心来求生净土,把其他的妄想、杂念都停止了。你能用一念的念佛心来「都摄六根」,这六根就都听话,六根就都不造反了;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对著色、声、香、味、触、法这种境界,都不被这种境界所摇动了。所谓以念佛而转一切境,你以念佛而不为一切境所转。你只要念「南无阿弥陀佛」,都摄六根,这六根就都会听你的招呼,服从你的命令了,不会再著住到染污法上。所以都摄六根,这就是一个总持的法门,也就是总一切法,持无量义。「净念相继」:什麽叫净呢?没有杂念,没有其他的妄想,这就是净。什麽叫念呢?你一念佛念念佛,念念佛就是一念佛,你一念不间断,就这一念,一定会生到极乐世界去。所以净念相继,这「相继」是很要紧的,你不要念念就不念了,你要:
  念而无念,无念而念。
  念得很自然而念,你想要不念佛也办不到了,它自己就会念了,所谓欲罢不能,你想要停止这念佛的声音,办不到了。就好像喝醉酒似的,念佛念得醉了,想不念也不行,只有一个念佛心。
  所以,净念相继,相继就是继续不断。继续不断地这样念下去,天天念佛、月月念佛、年年念佛、生生世世都念佛,没有停止的时候。你能发这样的心,这就叫净念相继。
  「得三摩地」:三摩地就是「等持」,又翻译为「等治」。有的人以为它还是那个三昧,这个三摩地就是定慧圆融,定慧不二了,这是得到这种的三摩地了。
  「斯为第一」:若以我来看,以我修行所得到的经验,以我个人身体力行,从无量劫到现在,若叫我说哪一个法门是第一,其他的法门我都不注意的,只是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这才是第一法门。
  大势至菩萨根大的这种圆通,若是对十方众生来说,他是第一。那麽,在这二十五圆通之中,文殊菩萨选到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那为什麽不选择大势至菩萨这念佛法门做为圆通呢?就因为我们娑婆世界一切众生的耳根很利,容易入道,容易成就三昧的这种功夫。所以文殊菩萨为娑婆世界选这个圆通,以观世音菩萨这耳根圆通是最为第一。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7-2008 www.foxueshe.com-佛学社网站-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