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虫变蝴蝶-献给慈父的感恩与忏悔

               道证法师讲述
  忏悔感恩的眼泪
  毛毛虫是怎麽变成蝴蝶的?
  用心来变,变成佛。
  以悲哀之终点,作快乐的起点。
  尽心栽培你,把你捐出去。
  病菌不强,愿力才强。
  痰血涕唾中的优美油画
  在我看,你是零分!
  一封信也叫他退学?两封信也叫他退学。
  爸爸的第一句型
  若好人命运坎坷,你要不要做好人?
  爸爸那有可能一辈子牵著你们
  亲情不要互相束缚
  你到底是什麽?
  虚空虽广,不出一念。
  每一件事都不能随便做
  菜瓜布的慈悲
  铁鎚会浮,你就会浮。
  第二层更深的慈悲—富裕中亲嚐贫困
  拿金斧头的观音菩萨
  六度总修?六度总休?
  要画成垃圾,或无价宝?
  自己仔细看,耐心改。
  忏悔—一层又一层的不孝
  非学好不可
  在反对之下学佛,更有福报。
  「空白」—是无限的启发
  以摇篮曲念佛
  爸爸的脚有个大伤痕
  唱出内心的佛光
  附录一—谁扼杀了赤子之心
  附录二—电视带大的孩子
  感恩~
  幼年时,爸爸教我绘画。
  观摩他行医之余的作画,是学习画佛仅有的基础。
  当时,他告诉我:
  「一张画纸两角钱,
  可以画成垃圾,
  也可以画成无价宝
  就看你怎麽用心。
  人的生命也一样......」
  由於这个启示,使我决定—
  纸,要用来画佛,
  这条命,要用来修行成佛,救度众生。
  不论能不能成功,都要这样做下去。
  虽然,我幼稚笨拙的笔,画不出阿弥陀佛的慈悲庄严,
  但愿将一切努力,
  献给普天下一切苦难众生,祈同沐佛光、身心安乐,
  亦回向爸爸,同成佛道!
  愿以此恭绘佛像功德,回向慈父
  仗佛慈力,往生西方,花开见佛
  佛,是觉悟的人。是伟大教育家。因为彻底开发潜能,故有超凡大力。佛教,不是迷信宗教。是引导心灵觉悟的「教育」。人人须要教育。阿弥陀佛是「教育妙语」。非外在之神,亦非宗教专用名词。阿弥陀,意为「无量」。(妙用无穷)。佛,为「觉悟」。是由印度梵文音译之词。
  阿弥陀佛—无量觉。是不断觉醒的教育。是最妙的提醒,最深的启示!此,教示我们:人人本有无限潜能,觉性。时时处处皆可觉悟真理。
  无量—包含了不可限量的美德,功能(光明)。充满於无限度数的空间、时间。即涵盖了无尽时、空中,一切美好庄严。简单以「无量光、寿」代表。
  无量光—包括人人都须要的无限慈悲温暖、健康、能力、欢喜幸福、富足、自在和明了宇宙人生真相的无穷智慧。(无限光明能量,遍满空间)
  无量寿—超越生死忧怖幻相的无限生命。(无限生命,贯彻时间)
  故知「阿弥陀佛」一词,教育内涵深广,教育目标远大,妙用无穷!
  另,阿弥陀佛,也是位圆满觉悟者的名字。他是慈悲智慧的「妙校长」!
  他建立了「超时空」的学校,是宇宙中最快乐的学习园地—极乐世界—实现他度化众生、安乐成佛的48大愿。他救苦予乐、春风化雨、永无疲厌。
  他的教育网路无边,能量无穷。欢迎一切心灵,都来共享觉悟妙果!
  只要你一念觉醒,信受觉者的慈悲大力,专心念「阿弥陀佛」,频道就对上,心电感应,他的大愿救助必於你兑现。他的伟大能量庄严世界,必为你展现。
  他能把最坏的学生,教成最好。无论你如何叛逆凶恶,他都相信你能成佛!
  他如慈父慈母般亲切,爱护众生犹如一子。只愿我们永远生活在光明乐土。
  阿弥陀佛的精神,无论男女老少、国籍宗教,人人须要,人人该学。
  毛毛虫既然能变成蝴蝶,自在飞行於广阔天空。
  我们也能「无量觉」,不断提昇,变成阿弥陀佛,发挥无限潜能,飞越无限时空。
  ◎请尊重佛像?勿任意污弃
  对佛的礼敬
  即是对自己灵性的尊重
  也是自心美德的表现
  美德会召感福报和光明的命运
  随意污弃佛像、贤圣之教
  代表对美德、灵性的污弃
  污弃的心会召感黑暗的命运
  忏悔感恩的眼泪
  当我接到爸爸忽然去世的消息,正好是晚课唱完「赞佛偈」的时候,所以内心非常平静,只有一心念佛,祈求阿弥陀佛接引爸爸到西方极乐世界。山上一对姓黄的夫妇很慈悲,就当作是自己亲人往生一样,用最快的速度送我们回去助念,而且一路念佛。我们全家整夜念佛,念到早晨掀开盖在爸爸身上的陀罗尼经被,看到他满面的笑容平静开朗,心也随著他的笑容开朗起来。一直到丧事办好回到山上,静静拜佛,眼泪才一直流下来。并不是变成一孤儿的悲哀,而是忏悔和感恩的眼泪。因为有位法师问我:「令尊给您的教育和启示是什麽?」所以我藉这个机会说出内心的忏悔和感恩。
  毛毛虫是怎麽变成蝴蝶的?
  有位80岁的老菩萨告诉我:她由二岁开始就会拿拖鞋给爸爸换。我忽然想起在我一生中从来没有直接为爸爸做过什麽,他给我太多太多,但是我真的什麽也不曾报答他。佛陀说:「一个人即使用左肩担负父亲,右肩担负母亲,任凭他们在肩上大小便,无论走多远的路,走多久,都无法报答父母之恩。」何况我什麽都不曾做,这是要痛加忏悔的。自从出家以来,爸爸和我已有十年不曾见面,这原来也不是故意要这麽做,因为我虽然比爸爸年轻,但比他更早接到阎罗王的通知单。在我知道自己患肿瘤後,因为怕爸妈担心受不了,所以根本不敢告诉他们,因为白发送黑发毕竟是痛苦的事,我只有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我想即使不能自己照顾父母,起码也要坚强不让他们担忧,更要念佛欢喜自在地到极乐世界,才能安慰他们,度化他们念佛。爸爸是由别人的传说中知道我生病的消息,他写了一张卡片给我,那张卡片上只写了几句话,是对我非常重要,很有启示的话,也是一直让我深深感恩的话。他问我说:「毛毛虫是怎麽变成蝴蝶的?是谁帮它化粧?是谁教它飞行?为什麽它能由一只长得又丑、走路又慢的毛毛虫,变成一只又美又会飞的蝴蝶?」那张卡片上就只问我这几句话。在我病得很严重,行动很困难时,我真觉得自己好像一只毛毛虫在地上爬,但是我一想到爸爸的卡片,想到一只毛毛虫在无人帮助的情形下,自己就可以变成蝴蝶飞起来,为什麽我不能站起来呢?阿弥陀佛48大愿其中有一愿:「佛要让极乐世界的人民都具有神足通飞行自在。」为什麽我不开怀接受佛的大愿,也发出这份愿力来,反而不如一只毛毛虫呢?
  用心来变,变成佛。
  爸爸的启示使我从痛苦中站起来,所以回去助念时,面对著静静躺在眼前的爸爸,我竟然向他说:「爸,您勉励我毛毛虫要变成蝴蝶,现在就是变的时候,我们一起念佛,用心来变,把凡夫的身体变成像佛一样,有32相金色光明的身体,飞行自在又金刚不坏,这比毛毛虫变蝴蝶更殊胜,更究竟,一变就变成佛了」。
  以悲哀之终点,作快乐的起点。
  爸爸这个启示给我病中很大的帮助,当我很衰弱念佛念不出声的时候,听到外面树上的蝉叫得很响亮,想到爸爸讲的道理,我就告诉自己说:「一只蝉那麽小,叫的声音就那麽大,你身体这麽大,光一个肺就不知比蝉大多少,你竟然说没有声音念佛,没力气好供养佛,真是岂有此理!比蝉还不如。这样怎麽能做极乐世界的菩萨呢?」我一这样想,就勉力尽心尽声叫出佛来!我发现在每一个很悲哀的终点,再提起勇气可以作另外一个起点—可能是个快乐的起点。
  尽心栽培你,把你捐出去。
  爸爸一生只有给我启示,从来不曾要求我为他作什麽。求学的时代,我大多离家在外,没机会孝敬他;毕业後当医生日夜工作很忙,也不曾供养他,我每天看病人,看到别人的父母,卧病在床很折腾痛苦,心中就希望以尽心照顾病人来供养佛,也回向父母健康安乐,不用受病苦折磨。很幸运,爸爸一向很健康,所以我可以说不曾直接照顾过他,我只能把行医当中所遇到的每一位病人,当作是自己的父母、亲人来照顾。用这份心来报答父母之恩。每一分我所能付出的,都是来自父母师长的心血,妈妈曾说:「我们尽心栽培你,把你捐出去给那些病人,那些须要你的人。」後来我出家,他们等於把我布施出去,捐给三宝,捐给众生。有很多人出家,受到很大的阻碍,而爸爸只有送给我「毛毛虫怎麽变蝴蝶」的几个问题,作为对我的祝福,鼓励我毛毛虫变蝴蝶。当我真心深深感恩时,却只会掉眼泪念佛,也不知如何表达......。
  病菌不强,愿力才强。
  在爸爸年轻那时代,肺结核就有如目前的肿瘤癌症,是很难医治的富贵病,很多人因此死亡。爸爸就发心要研究这种病,他也很勇敢完全不怕传染,专门看结核病人。当他要开业时,邻居们怕传染,本来都不赞成,但是很奇妙,我的爸爸这一生不但没有受传染,甚至可说连小感冒咳嗽也不曾有。他教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内心愿力的力量是很大的,不是小小的病菌能打倒的。我的妈妈,还有当年在第一线工作的护士小姐也一样不曾感染。在我印象中,爸爸当年每天被甚至上百个肺结核的病人包围著,而且他也不戴口罩,病人常咳嗽喀血,甚至咳得满地是血,我印象很深是妈妈不敢请别人去擦地上的血,都是亲自去擦,病人吐痰的痰盂也都自己去处理。当时也有几位护士很发心一起工作,十几、二十年都不曾嫌辛苦,也不曾被传染。
  痰血涕唾中的优美油画
  爸爸工作很忙,忙得很少有机会和我们说话,因为病人多,时常忙到下午二、三点还不能用午餐,晚上九点多还没能用晚餐,在我们还小功课不多时,妈妈因为尊重爸爸,都要我们等爸爸一起用餐,实在讲,爸妈很少有空好好吃一顿饭。邻居们常说他们已经吃饱又饿了,我们还没空吃饭。很多人会嫌医生不好,而很少人能体谅医生的辛苦。南部有很多医生很希望子女继承事业,但爸爸不曾这麽要求我们。他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甚至我考上医学院时,他还叹了一口气说:「你为什麽要选这麽艰苦的路」。但是我从小看到爸爸照顾病人、妈妈安慰病人,虽然自己不会帮忙,但心中都很感动,很希望能做个救人的人。说实在,爸爸年轻时实地的工作给我很深的影响。他在看病之余,时常画图,他大多是画油画风景图,他是很认真的人,一生画了上百幅的油画,後来我想过他每天置身那麽多痛苦病人当中,在痰血涕唾中,内心还能有这麽优美的风景也真是不简单。
  在我看,你是零分!
  爸爸的教育是比较特殊的,他一生并没有很多机会和我们讲话,但他的话是令人深思的,有很多启示是令我一生受用不尽的。在我小时候,因为不了解其中的深意,有时听了他告诉我的话,心中常很不高兴,这是要深深忏悔的。为什麽当时不高兴呢?因为他很少用赞美鼓励的方式来教育我。後来我学佛才知道,教育的方法本来就是有折法和摄法。「折法」就是折服对方,帮他降伏烦恼毛病的教育方法。「摄法」就是亲切鼓励,使人喜欢亲近,再帮助他善心增长的教育方法。爸爸可能看我是属於烦恼业障重、毛病又多的类型,所以他选择折法来教导我。比如说:我上小学第一次考试,很不幸,每科都考了一百分,得了第一名。为什麽我说很不幸呢?因为从此之後,如果没考一百分就是退步了,这种一开头就考第一的命运实在很坎坷,所以各位同学如果一开头就考一百分,千万不必高兴;如果考不好也不必伤心,表示你前途光明很有进步的余地。当我第一次拿到全部满分的成绩单,很高兴回家的时候,爸爸很严肃告诉我说:「你不要以为你考第一名,就有多了不起,在我看,你是零分!」说完,他就站起来去看病人,连笑也没笑一下。
  这句话对我而言真是如雷贯耳,一入耳根永远记住,时常都自动回响。这种话相信小孩子是很难了解而生欢喜心的,当时我也不欢喜、也不了解,只是印象深刻,以後拿到成绩单,这句话就自动在耳边回响,後来连考一百分也不敢拿回去给爸爸签名,大部分成绩单都给妈妈签名,妈妈比较会鼓励我,而爸爸一看,一定又说:「你不要以为你考一百分就多了不起,这种题目这麽简单,怎麽能不会呢?你们整天又不用作什麽,只负责读书,考一百分是应该的,没什麽了不起!」後来我学佛才知道,爸爸这麽讲是为要防止我生起骄傲、我慢的心,因为生起傲慢心就会障碍自己进步,就会障碍智慧的开发,所以他故意这麽说,一直到现在,当有人称赞我时,我还是会听到爸爸那个声音......。
  一封信也叫他退学,两封信也叫他退学。
  因为家祖父是中医师,爸爸小时候都要帮忙炮制中药,脚要踩碾碎药材的石轮子,手要切中药,眼睛才看自己的书,嘴巴还要练唱歌。他说他帮忙家业可以说很忙,但还是考上台大医学院。而且当时家祖母希望他回家帮忙,不愿让他读医学院,一封信也叫他退学,二封信也叫他退学,他没办法只好半工半读领奖学金,甚至到广播电台唱歌,可以说是苦读完成学业。听到爸爸说他求学的经过,确实让我觉得自己求学实在太轻松了,因为爸妈给我们的环境很好,所以如果只负责读几本书也读不好,那也太惭愧、太荒唐了。
  爸爸的第一句型:
  「你连这个都不会,你还能做什麽!」
  爸爸有一句常说的话,我们兄弟都笑说这是爸爸的第一句型,就是:「你连这个都不会,你还能做什麽呢!」我们如果一件事做不好,或是说什麽事不会做,他就问:「你连这个都不会,你还能作什麽呢!」问久以後,我们就学会自己问自己,不敢轻易说什麽事有困难不会做。
  有一次我中午放学走路回家,走得满头大汗,进门就说天气好热!爸爸就说:「你连一点热都不能忍耐,你还能作什麽?!」爸爸是常冬天早晨洗冷水澡的人,我们如果叫天气冷,他就说:「冷天怕冷,热天怕热,一点冷热也不能忍,你还能作什麽!」一般的父母,大多是天冷就急著叫孩子穿衣服别著凉,爸爸从来不说那种话,他说要锻链才不会没有耐力抗力。比如说:明天学校要考试,正好附近神庙演戏打锣打鼓,如果我嫌太吵读不下书,他就说:「你连这样都不能专心,你还能作什麽!」他会叫我到更吵的地方去训练精神统一,不可随便受外界影响就不专心。爸爸这句话是很有用的,当我遇到挫折做不下去的时候,这句型就在耳边响起,它使我克服困难,使我开发出本来没有的能力。
  若好人命运坎坷,你要不要做好人?
  我从小对看电视没有什麽兴趣,但爸爸规定我要看布袋戏「六合三侠」一方面叫我学台语,因为学校规定讲国语,我不太会讲台语,二来,他说布袋戏中有人生哲学叫我一定要看。有一天看完了他就问我:「布袋戏六合三侠中那个史艳丈是个好人,但是命运很坎坷,常常被坏人陷害追杀,跌落万丈绝谷,那个藏镜人和一些坏蛋,反而经常耀武扬威。如果做好人而命运坎坷,你要不要做好人?」爸爸提的问题,都是令人深思的。当时我也没有马上回答他,我想了很久,甚至後来在人生中,时常遇到这问题觉得做人很难,好人很难做,常会跌入万丈绝谷!但是我想的结果:跌入万丈绝谷并不是不幸的坏事,因为在「请看下回分解」时就可发现,跌入万丈绝谷是因缘转变的好时机,也就是史艳文的武功要大大进步的时候!一个好人,如果堕入万丈绝谷也考验不出他的好来。进一步再说,一个好人若跌入万丈绝谷也要好好检讨自己—「为什麽会跌下去?」到底是那一步没有踏好才跌下去的?必须承认是自己观照功夫有欠缺,才会跌下去。所以後来我得到了答案,就是:「好人是非做到底不可的」。根本不必担心被害跌入万丈绝谷,因为每一个万丈绝谷,都是练武功、培养飞天轻功的好地方,每一块绊脚石都可以做垫脚石用,让我们爬得更高,看得更远。世界上也没人规定,被人推下万丈绝谷就非死不可啊!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不是告诉我们说:「若被恶人追逐而堕落金刚山时,如果能念观世音菩萨慈悲伟大的力量,连一支毛也不会受伤。」其实我们的内心若充满观世音菩萨的大慈大悲,根本连「自我」这个观念都没有,那有一支毛可以受损害呢?其实好人如果做到底,就是佛道圆满了,这绝对是连一支毛都不会损失的。就怕好人做不到底,就要怜惜自己,为自己争。爸爸生前我没有机会和他讨论这点,我想他应该会同意吧!
  爸爸那有可能一辈子牵著你们......
  我们兄弟姐妹谈到一件事,就会露出会心的微笑。一般的父母,是在危险的地方会把子女抱紧一点,而爸爸很特别,小时候爸爸牵著我们过十字路,在交通复杂的红绿灯处,他曾经忽然把我们放掉,自己走过去。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真是吓一跳!但是爸爸根本不回头来看我们,我们只好自己很小心设法走过去追上爸爸,这印象非常深刻。当时爸爸什麽也没解释,很久以後他才说:「爸爸那有可能一辈子牵著你们,你们必须自己能走过任何的路!」是啊,人生的路很坎坷,爸爸已经走过复杂的红绿灯,往生西方了,剩下我们自己,也是要小心到彼岸。即使没有人牵著手,也是要自己走好啊,随时要提起觉性,牵上阿弥陀佛的手啊!
  亲情不要互相束缚
  爸爸很潇洒,他都说:「我自己照顾好,不要麻烦你们,你们自己照顾好,不要麻烦我。亲情不要互相束缚!」这种话表面上听起来,好像很无情,其实这是很有智慧的亲情,有提携的功能,又没有罣碍,这种没有束缚的亲情,时日越久,越觉得它可贵有味,值得感恩。看起来无情,却有深远的慈悲,助益,反而是最深情。
  你到底是什麽?
  表面上看起来,爸爸好像很反对学佛,其实他正是引导我学佛的人,不过他不是直接劝导,他用的是反面的启示。因为他工作很忙,很少和我们相处,只有用饭的时候会讲一些话。在我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和爸爸一起吃饭,他就指著我端碗的手问我:「这只手是你的吗?」「如果把你的左手砍掉,你还是你吗?」这个问题使我愣住了,实在也没想过被砍掉左手的情形,所以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他又问:「如果把右手也砍掉,你还是不是你?」「如果把你的脚又砍掉呢?」他的表情很认真,我听了都愣愣。他又问:「到底要把你砍到什麽程度,你才不是你?」「你到底是什麽?」这问题问完,他就站起来去看诊。我当时被他一问,天天就想这个问题,想很久想不通,後来看到佛经才知道这是佛法中探讨的问题。我们每天开口闭口就说「我」,处处都为了个「我」在行动、在争。到底什麽是「我」?自己也不知道。从小到大,身体、心念都一直在改变,到底那一个是「我」?死後烂掉烧掉,我又在何处?为了一个莫名其妙「我」的观念,白白轮回吃了很多苦,也造了很多业,很感谢爸爸的问题,引导由「我」这个束缚的观念中渐渐解脱,走向学佛解脱之路。
  虚空虽广,不出一念。
  爸爸的教育方式虽然经常是用反问,而不直接给答案,但他也是看情形的,假如有些情形是小孩子不能自己了解的,他也会很慈悲教导。记得小学四年级上自然科,讲星球天文的问题,因为我自己看书上的图去对天空的星,对不上就很懊恼,又不敢去问爸爸,怕他反问我说:「你连这都不会啊?」但是那次我真的不懂,也只好硬著头皮去请教他。出乎意料之外,那次他竟然非常亲切,搬出好多天文书,和他自己画的天文图笔记来,我才知道原来爸爸对天文学曾下过一番功夫。那天晚上,天空很清朗,爸爸带我到五楼阳台去看星星,他指著一颗星星告诉我:「这颗星有地球绕太阳轨道那麽大,但是我们把它看成比灯泡还小,可见我们的眼睛观察是有问题的。」爸爸给我很好的提醒:我们所看的,不一定是对的,还可能和事实差很远。爸爸找到北极星、北斗星指给我看,告诉我:「你现在看到的星,并不是现在的星星,而是过去的星光。现在星星所发出来的光我们还见不到。」我一开始听不懂。爸爸说:「因为这些星和我们距离太远了,远到必须用『光年』这个单位来计算,什麽叫『光年』,就是光线跑一年的距离,我们知道光的速度是很快的,一秒钟就可以跑30万公里,可绕地球好几圈,这麽快的速度,得跑一年才能跑到的距离就叫一光年。这些星星和我们距离很远,远到它发出的光要跑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好几亿年,才能跑到地球来,你就可以体会宇宙有多大!」听著爸爸的解释,我一直看遥远的天空,那天晚上爸爸把我的心忽然拉到遥远的空间,遥远的时间。实在讲,他是教我「阿弥陀佛」—「无量光明无量寿命」这个意义的人,他教我体会无限的空间,无限的时间。他让我想到:我们不去欣赏这麽广大的宇宙,却把眼光放在计较一些极不重要的小事上,实在好笑。但话又说回来,这麽广大的空间,竟然可以透过小小的瞳孔去看见;这麽长久的时间,竟可以由刹那的心念去体会,这麽说来我们的心是不是最大的?华严经说:大和小可以互相包容,这个道理不太容易了解,爸爸那天教我看星就是引导我体会佛经的道理,我们小小的瞳孔可以收纳广大的虚空,我们刹那间的一念,可以包涵万古的时间,这真是奇妙,但也很平常啊。平常的事中本来就有最奇妙的道理。有人常有一句口头语说「受不了」,其实我们的心连这麽广大的虚空都能包涵容纳,那有什麽受不了呢!常讲「受不了」的人,真是太小看自己的心了。如果认识到心的广大无边,就不会觉得受不了。
  每一件事都不能随便做
  爸爸又告诉我,佛可以看见过去,未来,是很有道理的,那年爸爸是43岁,他就举一个例子告诉我—假定一个星星,它和地球的距离是43光年,那麽我们现在见到的星光,是爸爸出生那年所发出的光,那光走了43年才走到地球让我们看见,所以你现在所见的光,其实是它过去的光,它现在的光要43年之後才能走到地球,所以现在一刹那,其实包含了过去和未来......如果那颗星星上有人居住,那麽他们现在所见到的,就是43年前的地球,假设他们的眼睛有望远镜的功能,那麽他们所见就是爸爸出生那年的状况,这并不是小说上的幻想,而是事实。爸爸又说我们如果做完一件事,从地球的时间而言,可以说是过去;但由另一个星球来看,可能是尚未开始;若又由另一个星球来,也许可以看到你正在做的过程;所以每一件事都不可以随便做,虽然一切事可以说都是刹那刹那变化无常,但也可以说是永远存在,常住不变。时间这个观念也不是固定不变的,也是随空间、地点、随人的心念在改变,如果你快乐就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如果痛苦就觉得慢。在小学四年级时,听爸爸说这些话,我虽然不太懂,但很有兴趣,心忽然间有打开向广大虚空的感觉。後来读佛经,知道佛经一向不记载某年某月某日,而只用「一时」这两个字,这是因为佛经是全宇宙通用的,而时间各地不同,所以采用某地时间并不妥当,总是当你的心智开拓到—能领会佛说的道理那个时候,就叫「一时」。佛经的道理也是永恒的,所以叫「一时」。
  还有佛说极乐世界人民可见过去未来,也可自在到各个世界,他们内心没有时空的障碍,我听了马上能接受这事实和道理,说起来真要感谢爸爸的引导,是他教我看星星给我的启示。
  菜瓜布的慈悲
  有一种慈悲,滋味是很甘甜,很柔软又温暖的,这种慈悲很容易使人感受到,也很容易令人欢喜感恩。但是有另外一种慈悲,是很深速的,可能要很久以後才能体会到。它的滋味,在初入口的时候,可以说很苦、很硬、纤维又很粗,几乎叫人吞不下去。但是这种慈悲,可以锻链我们开发出另一种力量—就是让我们以後吃什麽都觉得很甘甜、柔软、又容易下咽。爸爸的慈悲,时常是像这一种,也可以说是像注射开刀般的慈悲,它是治病救命用的。有时我也形容它是「菜瓜布的慈悲。」因为我这个锅子上面有很多烦恼的黑锈,希望我清净的人,就拿出菜瓜布来帮我刷,刚刚刷下去的时候可能很痛又很苦,若能接受一番洗刷,也会恢复清净,说真的,帮我们刷锅子的人是很辛苦的。
  有人听到这里,就很认真慈悲提醒我,「现代有很多锅子是强调绝对不能用菜瓜布去刷的」,使我体会到菜瓜布的慈悲,也是要对坚固耐刷而且质料无毒的锅子,才能显出效能来;又像开刀,也要体质堪受的人才能开,否则也只好放弃。为什麽现代很多锅子不能用菜爪布刷呢?因为那种锅子是经过表面处理,而有不沾锅—就好像「不执著」的功能,但是里面的质料却是有毒的,如果一旦刷出伤痕,它就开始由那伤痕,大大沾锅,大大执著起来,而且毒素也会释放出来,用那锅子煮食物,吃了容易中毒。我形容它叫「表里不如一」的锅子。现代很多人喜欢用那种锅,也很多人喜欢坚持像那种锅子的个性,那种锅表面看起来很高级又不执著,和他在一起又只要用海绵,开始时很轻松,但是你要很注意,不能稍微得罪他,一旦刮了一个伤痕,从此以後一切表面良好的特色都会失掉,就开始放出毒素,开始黏锅了。一旦刮出一个伤痕,那个锅子就算报销了。老实说,我很希望自己不要成为那种锅子,平时好洗不沾锅当然是美德,但内部有毒就比较危险,如果连不小心刮一痕也不行,那实在太不坚固了。当然最好是无毒又不沾锅又不生锈的锅子,那就可以不必用到「菜瓜布的慈悲」。但是我这口锅子没有那麽多美德,所以也只好麻烦菜瓜布辛苦帮忙刷罗。
  我学习慢慢去体会接受「菜瓜布的慈悲」,但是自己并不敢去做这种角色,因为我不会分别锅子的品质,万一锅子没刷乾净又刷出毒素来,那就麻烦了。
  在人生中吃了很多苦以後,才越深深感谢当时这份刷锅、锻链的过程,如果爸爸让我做一朵温室里的娇花,那麽风一吹,雨一打我就会散开、烂掉,倒在地上哭了。幸好爸爸一向都会给我一些反面的逆境,给我打一些预防针,在打针的当时,虽然是会痛的,但是可以得到很长久的免疫力和健康。
  铁鎚会浮,你就会浮。
  虽然爸爸的教育,有时好像开刀、打针,但是有时候也是蛮有趣的:
  有一次我向他报告说我想要去学游泳,他连笑都不笑,马上就告诉我说:「你要去学游泳,那就要带一支铁鎚去!」我奇怪地问说:「为什麽游泳要带铁鎚去呢?」爸爸说:「你先把铁鎚放到水里,如果铁鎚会浮,你就会浮。」我一听,这分明是说我一定会沈下去嘛我真不服气,所以那一天去学游泳,就马上学会浮起来打水前进。傻孩子中了爸爸的计谋还不知道,回来就向他报告说:「铁鎚虽然会沈下去,但是我已经学会浮起来了。」爸爸一听就笑起来,告诉我说:「我就知道我这样说,你就反而会浮,又会游。」然後他告诉我一句很重要的话,他说:「所以你要知道:并不是别人说你一定会沈下去,你就一定要照他的话非沈下去不可,你也是可以浮起来,又游去!」自从那次爸爸说明之後,我才稍微了解反面教育的道理。小时候,笨笨呆呆的,时常中了爸爸的计谋还不知道,但是很感谢他好意的计谋,帮助我开发潜力,他若是不这麽说,我可能三天才能学会,也可能一辈子都学不会,他这麽一说,我就非学会不可。不过自从知道自己会中计之後就反省检讨,我可不能像木屑那样,一点火就燃起来,我一定要先弄清楚自己本来的目标,不能人家一刺激我就跟著反应,如果是无意义的刺激,是用不著中计上当去反应的。
  第二层更深的慈悲—富裕中亲嚐贫困
  爸爸有时候,会给我们一种处境,要我们自己去体会。自己体会出来的滋味,和别人说给我们听的,实在不一样。譬如说许多家境富裕的孩子,不知道贫穷的滋味,竟然会认为如果今天家里没饭吃,就去大饭店吃。但是爸爸让我自己实际去体会。在我读大学的时候,他藉著一个因缘,真的让我去体会什麽叫做贫穷。有好几个月他都不寄生活费给我,医学院的注册费和书籍又很贵,爸爸又是很有钱的人,所以我根本没办法申请清寒证明,无法领清寒奖学金。全校只有两种奖学金是不用清寒证明的,一种是全班第一名的奖学金,另一种是中医药特优的奖学金。当时我只有努力领这两种奖学金,靠那一点钱过生活,而且又去当家教,做褓姆。我下课之後去当家教兼褓姆,带三个母亲刚过世的女孩子(一个读国中,两个读小学),她们家住丰原,到台中上学,我下课後要先到学校接她们,然後和她们一起坐车回丰原,坐到丰原车站,用脚踏车载最小的孩子回家里,陪她们做功课或教她们弹钢琴,早上又为她们准备早餐,准备上学的种种,然後又和她们坐车转车到学校,而後自己才到医学院上课。其中有一个孩子是先天性心脏病,有时半夜会喘,我也必需起来照顾她。当时因为没钱买书,所以都是到图书馆或是向高年级的学长借书来读,也正因为书是借来的,必须照期限归还,所以不赶快读不行。我骑了一辆一百五十元买来的破脚踏车,车後载著一个古老的显微镜,那是爸爸当时在用的,他也不肯让我买新的,别人用的都是插电,且可自动调节的。我那一台,朋友都笑说是「一八五二年虎克用的那一台」,是黑色直筒型要用手去摇的。我也不敢向爸爸说要买新的,他说他用那一台就已经看得很详细了。我们都知道若向爸爸说器具不够好,他就会说:「你是不会驶船嫌溪弯。」他总是说:「人家世界名小提琴家,帕格尼尼,也不用拿多名贵的小提琴,他用一只靴钉四条弦,就能拉得很好听。若是不会拉的人,就是用多名贵的小提琴也不可能奏出什麽好的音乐。」爸爸总是教我们,要向自己的内心去要求,要要求自己提高能力,不要只是怪外面的境界和器具不够好。我是能接受他这个道理,但是骑著那部一百五十元买来的脚踏车,不时在路上都会发生「链子松脱掉」的情形,如果没有要紧的事,慢慢将它装回去,再继续骑也是很有趣,但有一次刚巧是考试的时候,偏偏又在路上链子掉了,那时真是很烦恼,到底是要把车子丢在路边,提著一台显微镜用跑的跑到学校呢?或把车也一起扛去呢?当时我真的没钱可坐计程车,那次我是用跑的,提著显微镜去学校,考试铃已经响过了,我还是没办法跑到教室,後来老师看我跑得很可怜,勉强让我进去考试,那次是考有机化学。当时只一心要赶去考试,还没有时间去想什麽,但是我真的自己嚐到贫穷困苦的滋味。那种时常掉链子的脚踏车,在寒冬北风飕飕的时候,骑在上坡的路上,若是不唱一首「梦幻骑士、唐吉诃德」的电影主题曲来勉励自己,可以说是不可能骑到目的地。那是一首英文的主题曲,是个傻气的骑士,骑著一匹潦倒的马唱的,我不太会翻译,然而其中有几句重要的意思是说:「要忍耐不可能忍的悲哀,要前往一个连勇士都不敢去的地方,要志愿去地狱,为了高超天堂般的目标;要尽最後一丝的气力,到达一颗摸不到的星,只要当你倒下去的那一刹那,这个世间能比原来好一点点,那就好了......」当时都是唱这首歌来勉励自己。爸爸那种很强又很硬的慈悲,使我真正体会到贫穷和困苦的滋味,当时我的房东严太太她知道我的困难不收我的房租,我搭伙的地方是在一家「新美僧服店」,她们也不收我的饭钱,大家用很温暖的心帮助我走过那段考验的路,使我永远都感恩。妈妈她会看情形设法帮助我,但是我确实得到了实际的体验,由那时候开始,我就不曾存过钱,因为我真的了解人贫穷的痛苦,以及在紧急的时候没有50元可坐车的困难,所以我不忍心将钱保留在自己身边。如果说布施去帮助贫寒的人有什麽功德和福报,实在说那是爸爸给我的,是他教我的,他给我刻骨铭心的体验。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每个月可能都会拿到父母寄来的钱,感觉是应当的,很少去体会其中的血汗和辛苦。爸爸一向是给我们很富裕的环境。但是他不要使我们因为富裕而失去了能力,因为富裕而害我们无法了解别人的困苦。我时常感觉,爸爸用他自己苦学的过程,庇荫我们过著富裕的生活,这是他第一层的慈悲;而让我们在富裕中,又亲自去体会贫穷困苦的滋味,这是他第二层更深的慈悲。这也就是他往生之後,我每次想到他的教导之恩,就会再掉眼泪的原因。
  拿金斧头的观音菩萨
  大悲咒的第62句叫做「摩罗那罗」,这句的意思是观世音菩萨拿著一把金斧头来考验众生的心,观世音菩萨并不是一向都慈眉善眼的,他也是会拿著金斧头来试验我们的心。譬如说你布施钱财,或是为人服务布施力量,到底是为了什麽而做的?是为了给人称赞夸奖,表示你是一个好人,或真的发自内心的慈悲呢?这动机是很难以了解的,有时我们自己也不清楚,要怎麽样才能知道呢?在我们布施时,给我们一只金斧头试试看才知道,如果你发了好心又努力做好事情,甚至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结果别人非但不称赞你,反而还骂你,骂你是爱表现,爱出风头,用钱买名声,沽名钓誉,傻呆有钱不会自己用,假慈悲......,种种言词都搬出来骂你,这就是观世音菩萨拿出金斧头来试验你了,那麽到底你是要被他砍得哭回家委屈三天吃不下饭呢?或是他砍下去,你都无所谓,继续做下去呢?因为原本我们这麽做并不是为了要给人夸赞用的,所以假如他人不称赞,甚至又毁谤,那和我们的目标也不相干。我们布施修行的目标,本来是要舍掉贪念,去除自己的烦恼,要去西方,怎麽会因为他拿出金斧头,我就不去西方,开始为他烦恼呢!实在说,别人到底是拿斧头出来,或是拿棒棒糖出来说:「你很乖很好」,那都是他的事情,跟我丝毫不相干。爸爸一向就是做我的「摩罗那罗」,这种金斧头的观世音菩萨。
  在我小学的时候,第一次将零用钱存起来送去孤儿院,爸爸就告诉我说:「孤儿院都是专门骗你这种傻瓜的钱。」我觉得很奇怪就问他说:「爸爸,我如果拿这些钱去看电影呢?」他说:「你拿去看电影好了!」当时我还不了解,觉得很疑惑,很奇怪,你千万不要以为我爸爸不肯布施,其实每次有公益事业,尤其是学校的建设他都很慷慨乐捐。有一次他知道有一个山上的孤儿院欠缺棉被,他也是很欢喜送去,但是他为什麽这麽骂我呢?当时我不了解,後来我才知道,他就是拿斧头试验我这个小孩子的心,我时常都中了他的计谋而不自知,爸爸是在试验到底你这个孩子是喜欢人家夸奖你好人好事才去捐钱,或是其他的心理。这是我念大悲咒「摩罗那罗」时才了解的,原来,一切的金斧头都是观世音菩萨所赐的,这种强硬的慈悲—「菜瓜布慈悲」是非常深远的,不是一时可以体会了解的,这也是修行的路上必须要经过的考验和训练。没有用斧头砍砍看,那会知道我们自己的真心呢?如果发心做了一点好事,然而给人骂几句就觉得很委屈,没有勇气再做下去,退心了。观世音菩萨如果看你这种菩提心,也只有摇头流眼泪,只好收回斧头拿一枝棒棒糖出来哄你,因为你是幼稚班的嘛,棒棒糖吃到老,吃得蛀了牙,也还是依旧爱吃棒棒糖。幼稚班托儿所,读了四、五十年还是没毕业,这样也是很可怜的。
  六度总修?六度总休?
  上广下钦老和尚有一句开示,很耐得我们去体会。他说:「做得要死,又被人嫌,就叫做六度总修(台语)」。意思是你若卖命地做,又遭人嫌,就叫做六度总修。我刚听到这句话,一时还不太明白,以後仔细想,觉得很有道理。学佛的人应该都知道,六度就是六种度过生死苦海的修行法。亦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智慧。什麽叫「做得要死」呢?就是很卖命为人做事,这表示有布施—布施精神体力,尽心去做,就是拼了最後一口气也在所不惜,这才叫卖命—「做得要死」。这种「做得要死」的布施并不是简单的,要非常「精进」才有可能做到连死都不怕。这样精进的布施,这就有「布施」和「精进」二度了。结果又被人嫌,被人嫌怎麽办呢?就是修「忍辱」啊!我们如果没有一点「禅定」的能力,人家开口一嫌,我们心就动了,心若动就会难过,所以人家嫌我们也是帮助我们修「禅定」;如果没有「智慧」想得开,硬是要将那口气压下来,也是压不下来的,如果没有「持戒」就动心动口对他回嘴,他如果嫌我,我就骂他。所以一个人果真卖命做,又被人嫌,真的就是六度总修。但是我们想想看,时常我们都不会把握机会,不能「六度总修」,而把总修,这修行的「修」改成了休息的「休」,变成六度都完蛋,破功停顿,不时都是「六度总休」。我们若是做了一点事,根本还未到快死的程度,被人一嫌,就六度总休了,就火烧功德林,什麽都烧得光光的,只会哭得很委屈,心中一直气那个人实在很没有口德,不会体会别人的辛苦,反倒嫌人家,真太没修养了,还嫌人!其实那就是观世音菩萨拿金斧头出来要考验我们的「摩罗那罗」,但是我们和那位「摩罗那罗」似乎都不相识,只是口中念念而已,真正「摩罗那罗」来,根本认不出来,这也就是老和尚所说的:「人家拿西方钱要给你赚,你不会赚,还在那儿哭」。老实说,这种西方钱实在不好赚,我也曾经是个傻呆子,哭过了才回头想,自己到底为什麽在哭?为什麽要伤心呢?原来还是为了一个「我」在委屈,原来是不要六度总修啊!要六度总修的人就懂得把握机会笑一笑、念念佛赚一笔西方钱;不要修的人就去好好为自己哭一场。小时候爸爸就问我说:「将你的手砍掉,将你的脚也砍掉,你在那里?」真可惜,这种智慧不会用,却只会用烦恼。这个时候该把爸爸那种「第一句型」拿出来用,就是「你连这种境界都不能自在,不能坚持原来慈悲的目标,你还能做什麽呢?」上广下钦老和尚也是说:「这麽没主张,要怎麽去西方呢?」
  要画成垃圾,或无价宝?
  在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老师规定要画一幅图,我不会画,画不出来,妈妈就请爸爸指导我,爸爸又是问:「你连这个都不会画吗?」还问了两三次,我被问得快哭出来了,因为画一图对我而言,是很困难的,妈妈因为不太会画图,比较了解我的困难,就请爸爸好好的教我。爸爸看我实在程度太差,於是就换了一个口气告诉我说:「一张图画纸,你如果乱画,自己看了,也不知将它放在那里好,结果就会让人家当垃圾丢弃,假如你能用心画它,一张画纸两角钱,可以变成无价之宝。你看有一些世界名画,都变成国宝,你就是出再多钱,人家也不卖。世界名画,也是人用心去画出来的,画图也只是善用心而已。」他说完之後,就画了几笔给我看,我看他画很简单,几笔就是一个花瓶,几笔就是一朵花。自从那次看爸爸画图之後,我就不觉得画图是一件很困难头疼的事情。他又教我一个很重要的道理,使我一生受用不尽。他说:「人一样是一条生命,就像一张画纸,同样都是两角钱,但是要怎麽画,各人差很多,你的生命是要画成一张垃圾,还是要画成无价之宝,就在於你的用心。」因为爸爸这个启发,我就决定用一张画纸来画佛,要用这条生命来修行成佛,不论能不能修成,我决定要这麽做下去。
  自己仔细看,耐心改。
  原本我的个性很急,画图也很急,赶快画一画,赶快画完,赶快交出去。有一天爸爸看我匆匆作画的情形,他就告诉我说:「你若用半小时,随便画的一张图,可能连耐看半小时的价值也没有,假如你可以耐心的将它挂起来,自己仔细看一看,看那里须要改就好好的改,慢慢的改,如果你堪能耐心改半年,可能这张图最少能耐看半年。你知道吗?世界第一名画『蒙娜丽莎的微笑』是画了多久才画成的,其中用了多少苦心啊!画图,并不是说一定要去开画展,画图是在磨练我们的耐心。」有时候我实在觉得自己非常的幸运,阿弥陀佛安排这位爸爸给我,分明就是要帮助我去西方的最佳人选。
  忏悔—一层又一层的不孝
  有的事情在二十年前,我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有什麽不对,二十年後愈想愈惭愧,愈忏悔。从前有一天,爸爸看病看得很累时,忽然他很激动的告诉我们说:「为什麽每一天都没有人告诉我一句欢喜的话?」当时我以为爸爸心情不好而发脾气,所以只是静默的不敢说话。爸爸看我们都没有功能,也只有自己静下来。後来我自己当了医生,才体会到那种每天日夜都只有听到诉苦和埋怨的滋味。真的,世间可以说没有人会在心情很好的时候,想去看医生,向他说一句欢喜的话。爸爸是辛苦了几十年而说出的心声,但是我了解他却太迟太慢了。小学时听老师说二十四孝,有一位老莱子,他虽然很老了,每天依然变把戏令父母欢喜,这种故事和道理我虽然听过,但是根本没去实行,无怪乎爸爸说我是零分。我自己没去观察,没能体会爸爸每天生活的滋味,也没有自己主动发心去让他高兴,这是我第一层不孝。当爸爸已经说出他的心声,我听到了只认为他在生气,未曾用心去体谅他激动的苦衷,也没有任何安慰他的表示,这是第二层更加严重的不孝。过了很久也不曾发现自己有任何的错误,都不知道要忏悔改过,实在是非常的愚痴。当知道人家心情不好,不肯发心去给他快乐,就是没有慈悲。别人有痛苦时,不知如何帮助他,甚至连说一句体谅的话也不会,就是没有智慧。学佛学得没有慈悲,又没有智慧,真不知是在学什麽,可以说一点功能都没有!佛是万德万能的,我竟然学得无德又无能,甚至连说一句适当亲切的话来供养爸爸都做不到,在孝道上真是零分。以前总是认为对家人熟人似乎不必说一些亲切、关怀、欢喜、赞叹的话,其实这是完全错误的观念,菩萨戒上规定说,每天至少必须要用一句偈分别来赞叹三宝的功德,若有一天不赞叹就是犯戒,这并非三宝很喜欢人家赞叹,而是我们学习菩萨道必须经常提醒,经常练习善用我们的身口意和佛性相应,去帮助众生修功德,那麽当然必须要练习用语言做功德,否则难道我们的嘴只会吃饭和说没营养的话吗?有人须要言语的安慰帮助,我们就说「我不会,我没有这个功能」吗?实在说,不会也要练到会啊!否则,就像爸爸说的「你连一点布施欢喜的功能都没有,是要怎样行菩萨道呢?」过去的不孝已经没办法弥补了,只有现在求忏悔改进,真心去实行。
  非学好不可
  认识爸爸的人,可能会认为他很反对佛教,因为大家会听到他总是骂佛教不好。但是我很了解他所责备的,只是人为的问题,并不是佛的道理和教法,他用很激烈的反对和批评给我很深刻的印象和教训,这就是在教我什麽事情要特别注意。做一个佛弟子如果行为稍微不好,就会使人毁谤三宝,断送人家的信心和善根。「因为他非常激烈的批评和反对,所以将我们全家人都送入佛门。」这好像是很奇怪的事情,他所骂的事情我们也都谨记在心,做为我们改进的蓝图,可能他早就了解他的孩子,就是要告诉他—「铁鎚若会浮,你就会浮」这种话,孩子才会发心非将游泳学会不可。说实在的,如果没有爸爸的刺激,我可能三天才学会浮水,也可能一生都学不来,但是他一刺激,那麽我非得马上学会不可。正因为他极力的批评反对,所以我们大家学佛,都有「非学好不可」的心志,爸爸这位拿金斧头的观世音菩萨,是很可爱又很有效的啊!
  在反对之下学佛,更有福报。
  曾经有学长告诉我,他学佛的历程挫折太多,而且都没有人鼓励,所以学得很辛苦。说真的,我自己从小学佛,在开始的十年当中,周围没有任何人会给我任何的鼓励,都是反对,嘲笑,不以为然的态度。但是所有反对和嘲笑,只是帮助我了解每个人反对嘲笑的理由到底是什麽?他们各个人不了解的地方是什麽?我是那一点须要改进,才不会让人家反对学佛,我觉得他们大家对我学佛的帮助都相当大,可以说都是我的金斧观音—摩罗那罗。得到鼓励才来学佛的人,当然是很有福报,可以在顺境中学佛,但这情形有时也是相当危险的,因为假如没有人继续鼓励你,那麽你是不是还要继续学下去呢?有时我觉得在极强烈的反对之下而来学佛,是更加有福报的,因为一者可以坚定自己的信心,二者也可以了解众生反对的原因。
  「空白」—是无限的启发
  爸爸平常就说:「亲情不要互相束缚」,所以他也不要求我们常去看他,以往他喜欢的东西,在往生的前几天,他就静静地说:「那些东西淘汰好了。」他和我的弟弟两个人生日是同一天,多年来他们每年都会互相寄生日卡片,但是今年,弟弟在美国收到爸爸寄去的生日卡片时,吓了一跳,因为跟以往不一样,卡片中爸爸竟然连一个字也没写,是寄一张空白的卡片去,而爸爸还没来得及收到弟弟的卡片,在他生日的前两天就往生了。爸爸寄了一张空白的卡片,可能是「应该教你们的都已经教了,应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应该启发的都启发了,要怎麽运用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空白」是无限的启发,空白也是无声胜过有声吧......
  以摇篮曲念佛
  在我们还是婴儿的时期,爸爸时常唱摇篮曲给我们听,他不但唱各位作曲家不同的摇篮曲,甚至他还自己作曲,爸爸的歌声非常的好又响亮,他是在大礼堂唱歌不必用麦克风的人。有时他会将歌词改成叫我们的名字,或是改成适合我们的内容。所以在爸爸往生静静躺在那里的时候,我们兄弟姊妹为他念佛,同时都想起过去小时候躺在床上,爸爸为我们唱摇篮曲的情形,後来我们就一同用一首布拉姆斯的摇篮曲为他念阿弥陀佛,因为爸爸一向都爱古典的世界名曲,他并不习惯一般寺院念佛的韵调,所以我们就用他所欣赏的音乐来为他念佛,相信这对他是更加亲切,更能引起他的共鸣而念佛。
  爸爸的脚有个大伤痕
  当要将爸爸入殓时,我们发现他的身体还是柔软的,抱著他的脚时,想到他的脚有一个相当大的伤痕,是他小时候,因为他的大哥晚上发烧生病,当时他小小年纪,自己一个人在黑夜中必须走很远的路,去为大哥拿药,因为天黑路又暗,没看到水沟有一段是没有遮盖的,就跌落到沟中。在他跌下去时,顾不了自己会受伤流血,一心只有将大哥的药水举得高高的,深怕打破了,等爬出水沟把药水带回家之後,才发现是一个很大的伤口而且流著很多血。但当时一心只顾著大哥的药水,也不觉得自己会痛。我小时候当爸爸告诉我这件事时,我感动地哭了出来。在入殓时,最後一眼看著他的脚,希望他用这双曾经舍己为人的脚跳上西方极乐世界,参加莲池海会成佛度众生。
  唱出内心的佛光
  但愿爸爸这段生命结束之时,也就是快乐莲池海会的开始。我们四个兄弟姊妹在告别式唱弘一大师的「送别」来送爸爸,但是将最後两句歌的词改成我们内心的希望,「一声佛号尽至诚,当下到彼岸」「莲池海会相与期,去去莫迟疑」。
  「阿弥陀佛大慈父 南无阿弥陀佛......」这是我们四个孩子为爸爸唱的「慈父医王」,阿弥陀佛是我们的大慈父大医王,希望爸爸这位慈父,可以回去阿弥陀佛大慈父快乐的世界,歌词中「无量光、无量寿、欢喜光、清净光、智慧光、常照光、解脱光、安稳光」是阿弥陀佛的别名,也是佛的光明,希望我们大家唱出内心的佛光!!
  感谢大众恩:
  先父之助念及丧礼,承蒙诸位大德长老,慈济功德会众菩萨,莲友,鼎力热诚相助,於此深致谢忱。
  阿弥陀佛
  末学 道证敬礼感恩
  贤明的家长们,务请留心细看,这将会改变您孩子的一生!
  附录一:谁扼杀了赤子之心
  罗晓南博士/世新大学
  他们在电子文化下成长,他们过早介入成人世界的败德丧行,他们丧失了培养「自制力」「是非心」的阶段,目前这些震骇人心的事件,恐怕只是冰山一角。
  又传一桩令人震惊的青少年集体作案!
  最近几年新新人类中频频传出一连串震撼人心的犯罪事件,其中最令人忧心与困惑的是:何以小小年纪就会工有如此沈重的烦恼恶习?他们多未成年,但犯罪之残暴程度不输成人,且往往毫无悔意。
  对於此一现象,学者专家们提出了许多解释:升学主义、缺乏人文教育、社会风气败坏、缺乏道德感、罪恶感,....等。然则有一项笔者认为重要的因素并未被提及:新新人类都是在电子媒体、电子文化侵染下成长的一代,他们几乎没有什麽「童年」,过早的介入成人世界,去玩那些他们身心发展还无法负荷的成人游戏。
  根据传播学者的研究,在电子媒体(尤其是电视)发展之前,儿童之社会角色和认同的发展要受限於他们所在的场所,通常是师长们所认定的适宜场所。而电子媒体则使他们有机会(至少是「虚拟」式的)介入了成人的互动,使儿童可以轻易的窥知成人世界的秘密,一览其表面行为的「後台」。在过去印刷媒体挂帅的时代,由於阅读印刷文字需要读写能力,所以这部分的社会世界或「後台」,对儿童而言是隐藏的、较不易接触到的,儿童也因此相信成人(包括师长)有能力自我节制,他们比较能明是非。这种信念,学者们认为,有助儿童发展其健全的自我观念,并因而培养其理性的能力,即或在面对困难时也能保有理性。然而现在的电子媒体则使儿童和成人无区隔的暴露在同一社会情境中,儿童可以从电视中学到的不仅是补充了家庭、学校知识的不足,而且还包括了许多「反面教材」(如一时的「善有恶报」「恶却有善报」、及大人们的「伪善」与无能),进而有助颠覆学校和父母在儿童早期社会化中的权威角色,最终则促成了「成人与儿童区隔的模糊化」,或「童年的消逝」。
  对於这种「早熟儿童」或「小大人」的现象,许多家长、学校往往视之为是孩子智力开发,或独立自主的表徵,予以鼓励甚且揠苗助长,但孩童过早丧失其「赤子之心」而有了取巧之「机心」的同时,也使他们失去了一个适应成人社会的准备阶段,在其中,道德观的建立尤其重要。
  在过去,童年期被视为是一种「修行」期,有助所谓「修道院效应」,而使吾人社会之人性传统得以延续。通过对成人世界秘密的维护,给孩童提供一个健康有序的成长环境,人们相信对一个尚未发展成熟的心灵而言,太早让他们知道太多成人世界的暴力和「败德丧行」乃是极危险而不健康的。即或不得已也是以一种他们能接受的方式(例如童话中的「坏人」)来展现,一直要到儿童的「羞耻心」已转化成为一系列的道德规范和稳固的道德观,这时,他们才得以以一种有「自制力」的方式进入成人世界。
  而今天,在电子文化下成长的新新人类,当他们的「童年」心消逝或缩水後,他们也逐渐丧失了培养其自制力、「是非心」的阶段,在面对成人世界的种种烦恼、挫折和困惑後,遂不免采取了某些极端、脱轨的行为,就此而言,我们的社会目前所面临的这些震骇人心的事件或恐还只是冰山一角。
  随著资讯科技的突飞猛进,尤其是网路的发展,当前青少年之道德成长受到电子文化干扰的这种处境,可谓更形恶化。面对这样的情形,我们究竟如何回应呢?加速相关之资讯立法,以减少青少年暴露在不当资讯内容前之机会,自然是当务之急;而加强与亲子之互动,改善日异疏离之师生关系,以重建家庭及学校在儿童学习规范过程中之主导角色,亦不在话下;至於媒体自律以及成人世界之自清自律,亦殆无可避免。
  然则,在隔离、减少外在污染源的同时,任何有助儿童之自我「修行和陶成」,以增加其自身抗力的相关办法,亦不应忽略。在此,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国传统中对儿童之「童蒙养正」的教育:它主张童子在理解力尚弱,仰赖父母师长权威尚多,但记忆力强而涉世未深、心性纯正之际,宜鼓励他们多多读诵圣贤经典,在其反覆背诵中,不知不觉的将圣贤们光明正大之智慧思想「内化」为其自身行事之准则。这种对儿童心性之潜移默化的办法,在中国行之千年而效验显著,惟因西式教育之提倡,才逐渐式微、废弃,然则,由於它显然在对治当前,棘手问题方面似乎特别应机,又能顺应国情且一向行之有效,因而值得吾人重新予以正视,对於关心我们下一代之教育问题的有心人士言,切不可再像过去那样,误以为只是「死啃」、「填鸭」,而忽略这种可以深入吾人潜意识的直觉智慧,对儿童心性涵养的潜移默化之功。
  贤明的家长们,务请留心细看,这将会改变您孩子的一生!
  附录二:电视带大的孩子
  雷久南博士
  孟子如果出生在後半世纪的中国,他可能在电视机前长大,孟母可能因为没有立刻觉察到电视的长远负面影响,也不会阻挡。小孟子的大脑会因为失去正常童年的游戏、玩耍、运动、听故事、牙牙学语和好奇心驱使的学习而发育不全;成年後也不会有深度的观察和思考能力,也没有高尚道德责任感,也不会对中国文化有特殊的贡献。如果电视早五百年在欧洲出现,现今我们可能听不到莫札特、贝多芬和其他近代音乐家的杰作,也见不到达文西的画和发明;如果电视早在中国出现,李白、杜甫也不会写诗,很多艺术精华不会见过,也不会有中国文化。
  如果你觉得以上的假设言过其辞,让我们看看电视普及四十多年後的美国文化、教育、道德和社会。美国学龄前的孩子平均一星期看三十小时的电视,大人是每天四小时,也就是除了睡觉、工作和上学之外,电视占据最多的时间,美国孩子在上学前已看了五千至八千小时的电视,到高中时,一生中,看电视的时间已超过课堂的时间。电视对儿童、青少年和成人有什麽样的影响?美国教育部报导,七千万的青年人是功能性文盲;美国的公司发现很多高中毕业应徵者不识字、不会计算或思考;一家大公司Motorola,Inc.发现全国性的应徵者中,八十%的人没有通过七年级的英文和五年级的数学;另一项报导发现,十七岁的青年中只有七%俱足上大学科学课程的程度;美国十三岁的孩子在一项国际性的科学数学考试成绩是十二个国家中倒数第一名。
  资深的数学老师们从六十年代中开始发觉到学生们的学习能力一年不如一年,全国性的考试成绩也年年下降;从事尖端科学研究的人士感叹後继无人;美国大学研究院学生,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只占少数。一位教学三十多年的大学科研教授於一九六三到一九七三年间,每年都回母校为大学生讲学,学生的反应,年年都没有太大的改变,在一九七三年那年,他突然发现学生们的理解能力明显的下降,学校的物理教学完全改观,学生们不再学习如何解决物理题目,而是看大众化的电视、科学节目,问他为何改变教学方式,他回答说:「学生们无法应付传统物理课程,只好冲淡课程,以看电视、观摩工厂为教材。」
  不少人对美国教育失败归罪於学校或家庭,但都不是最根本的原因,Carniegie学习促进基金会在一九九一年询问美国七千位幼稚园老师儿童上学的情形,如身体状况、应付能力、情感成熟、语言的丰富、起码的知识和道德概念,结果发现,三十五%的儿童不俱足上幼稚园的条件,这些孩子来自大小城市乡镇,不同的经济、文化背景,这些五岁的孩子们不知自己的全名,不知自己住那儿,不会识别颜色,不会用铅笔,说话有限,注意力很短,没有表达自己的信心,不习惯听从指挥,不懂轮流合用一张桌子画画......,他们智力正常,只是缺少生活体验。
  初生婴儿的脑子平均重三百三十公克,是大人的四分之一,到二岁时已成长三倍,七岁时是成人的九十%。
  所有动物实验都发现大脑的成长与经历有密切的关系。在柏克莱大学的Marian Diamond博士以老鼠为研究对象,住在「丰富」环境的老鼠的大脑皮层比住在「贫乏」环境大十一%。「丰富」环境的老鼠住大一点笼子,有不同的玩具和玩伴;「贫乏」环境就是普通的小笼子。如果将另一笼老鼠放在丰富环境中,牠们只会看其他同伴玩,但不能参与,牠们的脑部与贫乏环境一样,柏克莱野生的老鼠经验更丰富,大脑也最发达。
  被动性的看电视活动取代了儿童主动的参与活动,以至於脑部缺少刺激发育,电视本身对脑神经和所有感官有麻木作用,与吸毒有相似之处,因此看电视也会上瘾。看电视时,脑波是Alpha Wave,比平常的Beta Wave慢,左脑尤其没有反应,只有右脑接收画面和情感的信息,左脑是思考判断和分析的功能,看电视时关闭。也难怪广告利用这个弱点来推销产品,因为它不必以理由来说明,只要藉著生动的画面和简短的句子来吸引人,小孩、大人都会像被催眠一样地去买。也因广告,美国人喜欢吃高糖、高脂肪垃圾食物,肥胖症也成为流行性疾病。电视的萤光闪动每秒五十至六十次,超过我们神经系统所能跟上的每秒二十次,同时因为光线是直射光,不同於我们所熟悉的反射光,眼睛自然停止反应,眼球是在止静状态,视力完全靠眼球的频动来调整焦距,看电视造成视力衰退可想而知;不仅视力,其他感官也休止。有报导说,看几分钟电视,脑电波的反应与在知觉隔绝的环境九十六小时的人一样。德国某些医院已有专门治疗被电视伤害的儿童部门,一般父母不会想到孩子的睡眠不安、消化不好、心脏跳动不规律、情绪暴躁、疲倦、做事玩耍容易厌倦、吸毒、饮酒、硬心肠、性慾放纵、学习困难、手脚不灵活、注意力不能集中等与看电视有关,欧美的一些父、母亲已认出这些问题所在,开始「戒」电视,也许渐「戒」,也许一夜之间就「戒」了,观察家人是如何的看电视是第一步。
  史丹勒博士所创的沃道夫教学系统一向不主张孩子们看电视,也许十四岁以後可选择性地看一些特别节目。电视大大减少儿童的想像力,因为儿童是藉著「假想」的游戏和听故事时的想像来促进想像力,同时,儿童的肢体活动促进意志力的形成,如果缺少活动,则到少年期会觉得生命无意义且没有目标,做事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台湾电视普及比美国迟二十年,因此这些明显的问题出现也会稍後,但现在,父母、教师已可看出电视对儿童和家庭的影响,现在挽救还来得及。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7-2008 www.foxueshe.com-佛学社网站-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