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护法——如何挽救社会风气(八)

           净空法师97年8月讲于电视台
各位观众大家好:
  今天因缘非常殊胜。陈彩琼居士从美国来到我们现场。她是达拉斯佛教会的护法。刚才她告诉我,现在才真正体会到护法的工作很不容易做!这一个题目,过去我也曾经说过,难得她今天到现场,我们利用这个机会,再将这一桩事情,做一个研究讨论。弘护是释迦牟尼佛以及历代的高僧大德自己修学、教化众生的一个枢纽。换句话说,天赋再好,如果没有助缘,实在讲是很难有成就的。世、出世间法都不例外。我们可以从历史上得到正确的答案。在佛法里面讲,释迦牟尼佛当年在世,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国王、大臣、大富长者的极力护持,他的理想再好,帮助一切众生的方法再妥善,也没有法子发挥,所以护持的功德,实在是不可思议。
  佛法从汉朝时候,从后汉初期传到中国,也是得到帝王、大臣的拥护,所以才能够很顺利的在中国推展。成为中国文化的一环。这是我们应当感激历代这些护法的大德们。谚语常说:「同行相嫉」,这个是事实,古今中外都不能够避免。释迦牟尼佛当年在世,那个时候印度一些宗教家们在民间传道,佛经上所记载的,知名的就有九十六种之多。而世尊也是到处讲经说法,自自然然引起他们的嫉妒。这些嫉妒的人想尽方法来破坏,而僧团里面也有一些不听话的学生,叫做六群比丘,专门捣蛋的。也许同修们会联想到,释迦牟尼佛他有圆满的智慧,有善巧方便,为什么还会收这一些惹事生非的出家弟子呢?如果世尊对他们的根底都看不出来,那么释迦牟尼佛的能力还是很有限。所以我们看到这个情形,必然会有这些联想,可是事实不然。
  我们明了诸佛菩萨示现在这个世间,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给一切众生,作一个最好的榜样。所以决定不能够以他的境界为对象,他必须以我们众生为对象。众生是凡夫,佛灭度之后,历代的祖师大德们都是凡夫。凡夫的僧团里面一定有问题,一定会出现这些违背僧团规矩的这一些人物。那么怎么处理法呢?所以世尊在当年的僧团,已经就作我们的模范了。这个僧团里面,有很多很听话的好学生,有不听话的顽皮学生,惹事生非的学生。
  那我们看看释迦牟尼佛是怎么样对待他们,这就是叫我们学习。如果以佛的智慧神通,专门都收好学生,坏的学生都不收,那到现在我们的僧团怎么办?我们没有慧眼,没有能力来辨别这个学生的善恶。遇到这些恶的学生,我们如何处理,这不就麻烦了!由此可知,这才是释迦牟尼佛真实的智慧、真实的教诲。所以僧团里面,显示出各种不同的人物,各种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程度,不同的智慧,能够聚集在一起接受佛的教化。我们能够体会到这一层,就能得殊胜的受用。
  历代这一些高僧大德们,他们之所以能成就,都是得力于衷心的护持。这一些护法的大德们,他们有智慧、有眼光、有毅力、有决心,纵然遇到许许多多的挫折、阻扰,他也不会退心。这样的护持才能成就。在佛教史里面,禅宗六祖惠能大师他的历史,知道的人很多。在坛经第一篇就叙说得很明了。当年五祖忍和尚传法给他,引起大众不服,不但要把衣钵夺回,甚至于还要陷害于他。五祖了解这个事实,所以在半夜叫他离开,叫他逃避。那么他逃到岭南,隐藏在猎人队里面,时间居然有十五年之久。十五年之后,大家把传衣钵的事情淡忘掉了,于是他才出现。出现之后,这个因缘殊胜,得到南方的出家大德印宗法师的护持。我们常说:「同行相嫉」,同行不嫉妒,而来帮助护持的,非常的希有,这个在历史上很少看到。我们细心去观察惠能的成就,就是印宗法师的成就,这是不可以否认的。如果没有印宗法师的护持,能大师虽然有智慧、有善巧,也没有机会去发挥。这是得力于出家人的护持。
  我们再看世间法里面,大家都知道管仲这个人了不起,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他的事功永远被后世人赞美。他怎么成就呢?得力于鲍叔牙。管仲对于这个朋友永远不忘记,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叔」。鲍叔牙知道他有智慧、有能力,特别举荐于国君,他才能够展开他的抱负,济世救民。也是得力于护法。这些事在历史上不多见。我们想想,历代人才有没有呢?不能说人才没有,代代都有人才。世、出世法里面不乏人才,但是缺乏护持的人。纵然是天才也会凋零,也会没落。
  达摩到中国来,得不到人护持,得不到护法,只好在少林寺面壁九年,遇到慧可大师,这时把法传给慧可。慧可一生也没有遇到得力的护持人,所以代代单传。这算是相当幸运。确确实实有许多大德一生当中没有人护持,也找不到一个传人。这个事情,每一个朝代都有,这是非常遗憾的一桩事情。晚近世风日下,真正发心成就下一代,成就年轻人的更希有了、更难得了。
  我们生活在台湾这个地区也倍受艰苦,总算得三宝的加持,我们遇到殊胜的因缘,才有今天这一点成就。佛法在社会数百年来,可以说从清朝中叶以后,佛法加速度的变质。为社会有识之士,今天所讲知识份子所轻视,这个不能怪人。我们今天佛法寺院、庵堂,出家二众所表现出来的形像,怎么能叫这些知识份子敬仰?所以过失不在他们,在我们自己本身。我们表现出来的,确确实实是迷信。你能说佛教不迷信吗?佛教不消极吗?这是表现出来就是这个样子。真正要护持,那是有高度的智慧,不是普通人。
  我在年轻的时候,作学生的时代,曾经接触过基督教,接触过伊斯兰教。我对他们的教义,略略的懂得一点。但是对于佛教则一无所知。从来没有听说这个寺院里有讲经的,没听说过。到以后我们才晓得,有几位讲经的法师,都是在大都会。小的城市、农村里头,那就更不必说了。可是基督教的教堂,无论在任何偏僻地方,这些牧师们都常常讲经说道。我们听听,有的时候听得蛮有道理,总觉得他们比佛教高明。佛教只有拜拜,只有烧香、念经、超度死人。好像与我们的生活,与活人不相干!这样的东西怎么能引起我们学习的兴趣,怎么能引起我们对它产生信心?
  我自己对佛教的认识,是到台湾来之后,追随方东美先生。我跟他学哲学,他老人家非常慈悲,给我做了一个系列的介绍。从西洋哲学介绍到中国哲学、印度哲学。等于给我讲了一部哲学概论。最后一个单元,他给我讲佛经哲学,使我非常讶异。佛经怎么是哲学?他告诉我,佛经不但是哲学,是全世界最高的哲学。又给我说,修学佛法才是人生最高的享受。这一句话,打动了我要探讨佛经的兴趣。于是我就开始跑寺庙。当时在台北最著名的是善导寺,这个里面藏经,在那个时候算是相当的丰富。当时佛教经典非常缺乏,市面上找不到。全台湾印经只有三个地方。台北有个台湾印经处,朱镜宙老居士主持的,规模很小。在台中有一位陈叔居,在南部也有个书局,我一下忘记了。他们印的种类也少,数量也少,所以经书是很难得到。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寺院里面,借大藏经来阅读,遇到好的东西,自己抄写、抄本。没有像现在这么普遍。所以方先生把佛法介绍给我。我的因缘可以说是相当殊胜。
  接触经典大概一个月的时间,有一个朋友介绍我认识章嘉大师,这是专门研究佛法的,是佛门的专家。我亲近他老人家,得他老人家的指导。他也非常慈悲。跟方东美先生一样。我们每一个星期固定聚会一次。章嘉大师当时住在青田街八号,是一栋日本的洋房。我们也是每一个星期聚会一次,跟他研究讨论,听他的教诲。三年之后,章嘉大师圆寂了。我又经朱镜宙老居士的介绍,认识了台中李炳南老居士。以后我对佛法有相当的认识,我觉得这是一门好东西,应当要把它发扬光大,但是没有人去做。我不知道那就算了,既然知道了,如果不做,就觉得良心对不起。所以我辞去了工作,发心奉献这一生,专门从事于这个工作。这到台中亲近李炳南老居士,我跟他十年,这个样子,修学基础奠定了。
  离开台中,继续做我的修学弘法的工作。弘法刚刚开始了。这个时候,正如过去李老师所说的,你弘护没有成绩,别人笑话你,那就无所谓了。如果你自己修行弘化能有一点成就了,嫉妒、障碍必然会来自四面八方,心里不能没有准备。以后真的我遇到困难。我自己的出家道场不能住。也是这个因素。台北市每一个道场,都不能接纳我。在当时,居士界里面,有黄一鸣居士,他是一个国大代表,曾经做过佛教会的秘书长。对于前一代的老法师都有私交。赵默林老居士非常热心,到处想给我找一个挂单的地方、落脚的地方。他们是颇有信心。每一个寺庙走了一趟,处处碰壁,然后他们才觉悟了。来见我说:「法师!不是我原先想像的。难!太难太难了!」
  我正在这个时候,真正是走头无路,逼著我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个把弘法利生的工作舍弃,去赶经忏,也去度亡魂,这个行!这个是每一个寺院道场都欢迎,都能够接纳。第二条路呢?我又还俗,再去找工作,谋生!遭遇到这么大的障难。在这个困境之中,我遇到韩居士夫妇。他们是我的听众,北方人个性豪爽。知道我这个困难,他们打报不平。韩居士的家庭不富裕,收入也是很微薄,极度艰难困苦,他帮助我。他家里还有两间多余的房间,让我住在他家里面。我为了这桩事情,到台中请示老师。老师说可以,这样子我才安心住在他们家里。这一住就住了十七年。我脱离了僧团,过一种出家人非常的生活。苦不堪言!而他们一家护法,遭遇多方面的诽谤、谣言。这个压力沈重!一般人很难承受得了。所以我非常感激这一家人,他们能扛得下来。什么样的诽谤也不在乎,甚至于什么样的侮辱也不在乎。我们觉得这个事情是一桩好事,是应当要做的。
  一直到六十八年,才有微薄的能力,在景美建一个小道场。民生大楼那边买了一个单位,五十坪。这样我们就有自己的一个讲经的场所。在以前,他们夫妻两个到处借地方、租地方,帮助我在讲台上练习讲经,一直没有中断过!古人常讲:「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说明练习的重要。打拳的人天天要练拳,三个月不练拳,骨头都僵硬了。唱歌的人、唱戏的人,每天要吊嗓子,几个星期不练习,就唱不出来了。同样的道理,发心讲经说法,也要天天上讲台。
  过去李老师教导我们,纵然没有机会天天上讲台,一个星期至少要上讲台一次。假如一个星期一次的机会都没有,你必定生疏,必定退转,到以后你的信心就没有了。由此可知,讲台练习这是成功之道。我得到韩居士一家的护持,使我讲经的机会充分了,每一个星期至少有三次,有的时候到五次、六次之多。最多的,我记得大概有两年的时间,我讲台机会太多了。上午、下午、晚上,一个星期有三十多个小时。我很欢喜,我不会推辞。有这么好的机会来练习,这个因缘无比的殊胜。
  六十八年有这个因缘建立景美图书馆,以后逐渐逐渐扩充,才有今天这么样一个场所。但是比起其他法师的道场,那我们是逊色太多了。任何一个小庙,我们都不能跟它相比!我们的特色就是讲经说法、念佛共修,从来没有中断过。韩居士全心全力护持我们三十年,建立道场。有一些听众听了之后生欢喜心,发心出家,于是我们也组织了一个小僧团,这些成就都是韩居士护持的功德,很不容易!如果没有她全心全力的护持,没有她坚定的意志抗拒一切外来的诽谤、折磨,我们哪有今天的成就?
  她在今年三月五号往生,非常出乎我们意料之外。有许多认识她的人都非常惊讶。即使她在病中,她还是谈笑风生,你看她活泼的态度,听她音声洪亮。至少她也能够再活个二十年,就一般情况来看。没想到她这么早走了。她走的时候没有痛苦。最近我听了三重廖居士他父亲往生的录音带,他做了一个详细报告,非常殊胜。但是韩馆长往生那个状况,比他父亲往生又殊胜太多了。她生病的期间没有病容,走的时候没有死相,面目如生,比生前还要好看,非常的希有!生病期间,我们也曾经见到不少的病人,病重的时候,都会见神见鬼,见到已经过世的这些家亲眷属,这种现象非常普遍。佛在《地藏菩萨本愿经》里面,有详细的说明。那个现象不是个好现象。韩馆长往生,这些现象没有,这是很希有、很希有的。
  她两次见佛。第一次是三月一号,三月一号晚上十点钟,她见到阿弥陀佛来了,告诉我们阿弥陀佛来了。大约有三、四分钟,有这么长的时间。她告诉我们阿弥陀佛走了。我安慰她,阿弥陀佛来看你,我说你的病一定会好。佛来看你,佛没有把你带走。佛来看看你,他又走了。她点点头。我说你现在念阿弥陀佛,应当比我们大家念佛一定是更亲切了。为什么?你见过佛!我们只看到佛像,没见过真佛。她说对!很肯定。这是第一次见佛。见到佛之后,她的精神是越来越好。那天晚上,就三月一号晚上,医院医生给她诊断,他说非常危急。医生告诉她的儿子,可能只有两小时,叫我们做准备。六点钟医生说的,但是八点钟之后,她就醒过来了。醒过来之后,她要喝水,她要吃东西,精神越来越好。到十点半阿弥陀佛来了,我们以为佛来接引了。没有想到见过佛之后,精神越来越好。我们在一块聊天有说有笑,一直聊到两点多钟。我看她没事了。
  在这一段期间当中,我们谈了许多将来要做的事情。我们应当如何把佛法发扬光大,如何来培养后学。讨论了很久,到两点多钟时间太晚了。我就劝她好好的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我也回来休息。那么到了三号,我就把一号晚上所谈的做了一个整理,写出十二条。我每一条念给她听,她都点头完全同意。所以这个十二条就是「韩馆长的愿望」,也等于说是她的遗嘱。希望我们净宗学会的同仁,都能以韩馆长的愿望,我们共同勉励,依教奉行,报答她对我们三十年护持的恩德。这个是三月三号的事情。 三月三号下午,我看她情形逐渐的好转。医院里面的大夫看了也摇头,他说你们学佛实在是不可思议。怎么看看不行,又回来、又好了。但是我觉得情况还是有相当严重,不能不做妥善的准备。这个时候我就想起来,我们出家人穿的黄海青,黄色的海青,这个红色的袈裟,这个是不如法的。虽然一般人喜欢这种打扮,但是我晓得鬼神厌弃。不如法!那么我们跟馆长一再强调,我们要如法修学,那只有从我们自己本身来做起。我们从此以后,不再穿黄色的海青,不再搭红色的袈裟。我们的袈裟一定是咖啡色,染色衣。所以我就打电话到图书馆告诉悟道,叫悟道立刻通知板桥的僧服店,跟我们图书馆出家的男众,每一个人做一件咖啡色的二十五条衣。立刻通知她,希望她能快一点给我们做好。
 晚上僧服店的老板娘到图书馆来给我们量尺寸,我们就告诉她,希望她能够快一点给我们。她给我们说,她说她知道。我们很惊讶,你怎么会知道?中午阿弥陀佛通知她,说图书馆有急事,你们要赶工给他做。我们听了这句话非常惊讶,也非常安慰。惊讶的是从来没有听说过,阿弥陀佛亲自替人安排事情,没听说过,古书上也没有见到过有这种记载。那么正好那天中午,三号中午,馆长第二次见阿弥陀佛。几乎僧服店的老板娘跟馆长是同时见到阿弥陀佛,一个在医院,一个在板桥,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信心。 果然我们要求的服装,她如期给我们送到。馆长五号下午四点二十分钟往生。僧服在这个之前送给我们。我们一切都如法,心里面欢慰无比。我们仔细去思惟,我想韩馆长到这个世间来护持佛法,应该可以说是阿弥陀佛派来的,她不是个凡人。她来,有她的任务;她走,她的功德做圆满了,阿弥陀佛接她走的。她在这个期间当中,两次见阿弥陀佛,一次见到莲池海会。她告诉我们莲池很大,莲花很美!走得那么样的安详。走的时候,走之前跟我们讲太舒服了,她不是苦著走的,不是痛苦走的,她是非常快乐走的。
 我们当然难过。三十年的相处,热心护持,使我们有道场、有小的僧团。在这个时代弘护正法,如《楞严经》上所说:「邪师说法如恒河沙」。外面的障缘比过去任何一个时代都多、都复杂、都严重!我们能够在这夹缝当中生存,还能够将佛法延续发扬光大,是多么艰钜的工作。真正发心护持,就是如来的使者,必定得诸佛护念,龙天善神的保佑。我们从馆长最后这几天当中,得到了证实,过去我们只是这个想法,依照这个经典的理论来推想,这是我们看到了事实。
  还有中达师在各处弘扬佛法,努力的在行化,也得到护法神明显的加持。使我们相信佛在经里面所说的,字字句句都是真实的,不是虚妄的。弘法要依靠佛的教诲,如理如法认真的去做。护法,韩居士是一个最好的榜样,成功的护法者,没有亏负如来的使命。我们希望有更多像韩居士这样的护持,我们希望有许多年轻的法师,发愿弘法利生,佛法前途是一片光明,一定得到佛所讲的殊胜的功德、利益、效果。帮助世人幸福,帮助每一个家庭美满,帮助众生事业顺利成功,社会安定详和,最后达到世界和平。每一个种族、每一个国家都能够互助合作,共享繁荣兴旺的成果。这是弘护必定得到的殊胜效果。我们利用这一点机会劝勉同修们,我们要认识、要理解,要共同携手努力,把这一桩事情做好。
  谢谢大家!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7-2008 www.foxueshe.com-佛学社网站-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