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法师佛七开示简介

       净空法师讲於圣荷西 弟子刘承符笔记(GBTSHLU)
  诸位同修∶今天要向各位报告的是,虚老法师早年在香港佛七期间的开示。这个录音带是由旧金山甘居士处得到的,感到非常希有。老法师在香港圆寂已二十多年,这个带子流传时间很长,辗转拷贝,音质已差了很多,不容易听得清楚。我一九七七年第一次到香港讲经,住在中华佛教图书馆,该馆系 老创办,我去时老法师已圆寂多年,无缘见到。 老一生事迹在《影尘回忆录》中说得很清楚,他不愿意写传记,也不愿意把一生的事迹告诉人。大光法师是位有心人,他与 老平日用聊天的方式请 老讲从前的故事。听到之後都记下来,写成这本回忆录。
  虚老是中年出家的,出家的过程亦相当艰苦。未出家时,他在北方开一间中药铺,铺中有一位同事是学佛的,专读《楞严》。回忆录中有一段提到此君,说他八载寒窗读《楞严》。用八年的时间在一部经上用功,很如法。有一天中午药铺生意清淡,此君在座位上打盹。在似梦非梦中看见两个人来,是他的冤家。从前因为财务纠纷,同这两个人打官司,他打赢了,那两个人一窝心就上吊自杀了。看到他们来的态度很和善,似非寻仇。来到面前就跪下了。问他们有何事,他们说∶「请求你超度我们。」他说∶「我没有能力超度你们。」他们说∶「只要你答应就行。」他说∶「好,我答应你们。」说了之後,这两个人就顺著他的肩膀升天了。过了一会儿,又有两个人来,一个是他过世的太太,一个是他死去的小女儿。两个人也是一样请他超度,他也答应,他们也顺著他的肩膀升天了。待清醒以後就把这事情告诉 老。由此可知超度亡魂是真有的,但是要真正修行人,你确有功德,鬼神才找你,否则找你也没用,帮不上忙。
  老出家後对当时台宗大德谛闲法师非常景仰,即到南方观宗寺谛老座下参学,谛老也很器重他,说他的法缘在北方,将来学成之後应到北方弘法。他接受师教,後来在东北大大小小一手创办了二十多座寺庙,确是一位有修有学的大善知识。所学虽属天台一系,但一生念佛,因为他亲眼看二十多位念佛往生的,预知时至,无疾而终,站著走的,坐著走的都有。因此他对於念佛法门深信不疑。他老人家也是坐著走的。
  佛七期间他先介绍佛法纲要,其次即谈到净土宗,他说即使下下品往生的,也比欲界天色界天福报大得多。在香港学禅的风气很盛,他举出谛老常常讲的两个徒弟的榜样,劝勉大家。一位是学禅的,知识份子,出家前曾结过婚,育有一女,对佛法非常仰慕,决心出家,拜谛老为师。其妻并不同意,但亦无法,後来即投水自杀。小女儿托由亲眷抚养。天台山是学教的,他既愿学禅,谛老即把他送到中国最著名的禅宗道场金山寺学禅。该寺又称为江天寺,建筑在长江中一个小岛上。他很有道心,精进修持,数年之後升到首座和尚。寺院中之住持相当於学校的校长,首座等於教务主任,维那等於训导主任,监院是当家师等於总务主任。他升任首座以後,归依信徒多,供养也多,贡高我慢起来,因而道心失掉了,冤家债主找上门,著了魔,说话颠三倒四,俗话说得了神精病。有一天投水自杀,被人救起,过几天又去自杀,也被人救上来。江天寺住持认为事态严重,首座和尚投水自杀,影响大众,乃派人通知谛老,请将其领回。谛老接到消息,立刻亲赴江天寺,由镇江经水路将其接回温州天台山,沿途正常无事。回到天台後,寺院亦讲身份,他曾经作过大庙的首座,所以特别给他一个单独房间,早晚上殿亦随其意。有一天未参加吃早饭,谛老叫茶房唤他,扣门无人应,进门见窗户打开。回报谛老,谛老立即派人寻找,发现在半里之遥的溪中已溺毙,打捞上来,抬至庙中。此时其女哭哭啼啼赶到,谛老问她何人通知你?她说昨晚梦见父母告诉她,今天要到土地庙上任。原来观宗寺之旁新近盖了一座土地庙,谛老乃恍然大悟。他太太跳水死了之後,其鬼魂始终追随他,最初他参禅道心很强,鬼魂不敢近身,待其道心失掉,护法神离开,鬼魂乃附在他身上,他之总想跳水是被鬼迷。谛老率众在土地庙前为其作佛事超度,并对他说∶我们大家为你作佛事,你也得显显灵给我们看看。话刚说完就看见一个小旋风在土地庙前旋转很久,谛老已经明白。参禅的人为什麽招魔,因为清净心失掉了。贪嗔痴慢,事、可能不太严重,而念头不可有,有念头即为招魔之由。如真清净,断性亦无,他太太的鬼魂找他都找不到。谛老常常讲此公案,警惕现前修行人,心不清净即招魔难,落得这个下场,一生修行换了一个土地公。
  另外说一个念佛的徒弟。谛老尚未成名,大约在四十多岁时,在观宗寺当知客僧。满清末年,教育不发达,只有私塾,小孩多不读书。谛老家境不错,读了几年书,以後即随舅氏作生意。他幼年在家乡有一个发小儿的玩伴,其家贫,未读书,学箍捋匠(北京称之为锯碗的)手艺,生活清苦,深深体会到人生痛苦,他找谛老要出家,谛老对他说∶「你不要找我的麻烦,不识字无法学经教,又年岁大更无法学五堂功课佛事唱念,你还是回家作生意去吧。」他坚持不肯,最後谈妥完全遵照谛老所说条件。谛老即予剃度,嘱咐他不要受戒,也不要住在庙中,什麽不会,被人冷眼看待,日子也不好过,叫他住在乡下一个小庙里,找几位护法维持他起码生活,又请一位学佛的老太太帮他烧两顿饭,并教他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一直念下去,累了,休息一会,休息好了再念,将来准有好处。他既未问有何好处,谛老亦未告诉他。他在小庙中,一句佛号念到底,大约念了三年,从不出门。有一天他出去看看朋友,晚上回来对老太太说∶「明天不要替我烧饭。」老太太未问情由,心想明天可能有人请他吃饭。次日中午饭後老太太不放心,来庙中看看,到师父房间看见师父站著,面向窗外,一手持念珠,一手沾有灰迹,仔细一看,已往生了。立刻通知护法居士。谛老得悉,马上赶来,看此情形,非常赞叹,说道∶「你总算没有白出家,你的成就,讲经说法的大法师,名山宝刹的方丈住持都不如你。」他之所以能有如此成就,乃是万缘放下,听师父话,没有意见,也不打折扣。他临终时,预知时至,必定一心不乱,定慧具足。
  也许有人问∶既然定慧具足,为什麽不弘法利生?应知弘法利生要有法缘,他是箍捋匠出身,他说法谁听?他这种往生的榜样,劝导了多少人,使人见到、听到,信心增长,也是弘法。後来又发现他手里拿著八九块现大洋,可能是他从前作生意积蓄的,其目的是请同修为其办後事用,死後也不愿意麻烦人。这样的往生品位不在中下,决定是上三品。往往人家瞧不起的人真有成就,若有人恭敬供养,反而不能成就,一恭敬供养,毛病就来了,心即不清净。不识字的人都很谦虚,觉得自己样样不如人,对一切人一切事真诚恭敬。一位是知识份子,参禅参了几十年,作了土地公;一位不识字,念佛念了三年,往生极乐世界见阿弥陀佛。古人常说∶「唯上智与下愚均容易成就。」上根利智者,一听这个法门马上就相信。下愚之人,决定听话,遵照奉行,没有三心二意,亦必有成就,唯独中间份子,半吊子,最难得度。佛四十九年说三藏十二部,就是为这些中等人说的。
  谛老未成名时曾在温州一个小庙头陀寺当住持,庙小很穷,钟表皆无,作息时间太阳,早晨鸡一叫即打版。寺中早晚课时有一苹大公鸡也随众过堂,随著出入。中午吃饭它也随众在饭堂中把掉在地上的饭粒吃得乾乾净净。有一天早课完毕,大众离开,这苹公鸡不走,香灯师赶它走。当时它在佛堂中大叫三声站著往生了。谛老将它以僧礼葬之後山。畜生有灵性尚知念佛往生,如人不知念佛,岂非还不如畜生吗?
  我们这个道场距鸭子公园很近,公园内鸽子、鸭子、海鸥很多,它们都通人性。前几天我同几位同修早晨到附近散步,看见一苹鸽子两苹脚被人用绳子阃著,很紧,趴在地上,很可怜,两脚都肿了。我们把它带回来,用剪刀把绳子剪开,放它走。第二天到公园散步,又看到一苹鸽子,一跛一跛的走过来,也是被绳子捆著两脚。好像是它来找我们,是不是昨天的鸽子告诉它来找我们?於是也把它清除乾净。後来又有一苹鸽子同样情形,也有是自己找来的,替它清除,动也不动,动物似乎都有灵性。书中记载许多动物念佛往生,并非虚构。
  後面有一段说东北办学情形,当时 老与定西法师除开办几个佛学院之外,还办了一个学校,请一位居士作校长。有一天这位校长问 老∶「书中说唯心净土,自性弥陀,何必要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呀?」 老反问他∶「自性弥陀与西方弥陀有何界限,唯心净土与西方净土,边界在那里?」该居士想了半天,答不出来。应知自性弥陀是由理上讲的,西方净土是由事上讲的,理事无二,「理」是事之理,「事」是理之事。如把此事实真相搞清楚,念佛的心就定了。所以古人说∶生则决定生,去则实不去。实不去是由「理上」说的,决定生是由「事上」说的。如执理废事,;比不上谛老的箍捋匠朋友,所以佛号还是要念的。莲池、 益诸大德们常常警告学人,如执理,不在事上用功,一定失败,不会成功。如执在事上,不明理,古德说∶「不虚入品之功,三辈九品决定有份。」事到一定程度与理即圆融,事到什麽时候融理?要心地清净时,因清净心周遍法界,那有边界?
  老《念佛论》是大光法师笔记的,内容平实,接引初机非常好。前面三分之二广泛介绍佛法,後面讲念佛,赞叹净土,他举了三个念佛往生实例。
  第一、修无师。 老建道场之後举办一次传戒法会,请老师谛闲老和尚作得戒和尚。戒期筹备中,有一位修无师来寺发愿在戒期中照顾病人,他出家之前是作泥水匠的。住持是 老,当家师是定西法师。过了不久修无师即来见老和尚说要走了, 老很有修养,允其所请。定西法师沈不住气,责备他说∶「你既发心护持道场,何以没有长远心就要走呢?」他说∶「我不是到别的地方,我是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大家一听,觉得在戒期中若有此殊胜事迹,实属难得,又问他几时走,他说约在十天内,并要求当家师为其预备两佰斤柴作火化用。第二天他又来了,说今天就要走。事关紧急,於是当家师马上命人在柴房清理一间房,搭个铺,并请几位道友为其助念。有人对他说∶「修行人往生,临终都要作个诗偈,你可否也给我们留个纪念。」他说∶「我是个苦恼人,不识字,不会作诗偈,不过我有一句老实话对诸位说,能说不能行,不是真智慧。」说了之後,没有一刻钟就往生了。谛老闻知此事极为赞叹,认为这才是出家修行人的好榜样。这麽潇洒、这麽自在的往生,都是不识字的,可见书念多了都是障碍。
  第二位是郑锡滨居士,读书人,作生意,在湛山寺归依 老。学佛之後学讲《弥陀经》,生意不顾了,到处劝人念佛。家人很反对。有一天由外面讲经回来,对同修说∶「我要往生了,请替我租间房子,免得死在人家。」友人说∶「往生是好事,你到我家住,我没有忌讳。」於是就住在友人家,在其往生之日,几位老朋友要求他作个诗偈。他说∶「不必了,你们看我这个样子就是一个很好的纪念。」即在大家助念声中,不到一刻钟坐著走了。其弟弟来为其办後事,看此情景,颇有感悟,也专心念佛,三年後也往生了,不过没有他哥哥好,临终生病。
  第三个例子是一位在家女居士,住在青岛,家境很苦,其夫在码头拉黄包车。此女居士为湛山寺信徒,每星期念佛会她都参加,在厨房担任洗碗等杂役,没有人瞧得起她。有一天早晨她对丈夫说∶「我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去了,你以後好好照顾孩子。」她丈夫说∶「咱们家穷到这个样子,你还说什麽风凉话。」说完拉了黄包车就到码头去了。到了中午,小孩饿了要吃饭来找妈妈,回家一看妈妈坐著不动,死了,马上跑去告诉邻居。邻居过来一看,她坐在床上,穿著整齐,端端正正,已经死了。到码头把她丈夫找回来,为其办後事。念佛会的人这才知道这位洗碗的女信徒真是一位修行人。她真是一切放下,身心清净,给我们念佛人一个好榜样。
  古德常说∶「但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在这个世界,有什麽好比,有什麽好争。凡是真有成就的人,与人无争,於事无求。真正上根利智人,就是一句阿弥陀佛念到底,只求生西方,没有闲岔,没有怀疑。如认为一句佛号还不行,要加一点,尚有《净土三经》,如觉得还少,还有《净土十要》,还要再多一点,往生就未必可靠。这个法门精彩处即专与精,能得到不可思议的成就。古来大德的往生记录,若不能十分肯定,现在亲眼看见的事实如上所述你信不信?如你说 老看见,我没看见,这就没有法子了。台湾四十年来念佛自在往生,约略估计不少於五百人。台湾这麽一个小岛能有如此许多往生的人,真可谓之宝岛。如事实理论都清楚明白了,即下定决心念佛求往生。世界所有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障碍你往生的。
        一九九四年元月十日草於美国西雅图市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7-2008 www.foxueshe.com-佛学社网站-联系我们